赤夜樱

看了被闺蜜介绍的戏精宿舍(男生宿舍)

看完感想就是,现欧很萌、主席死直男癌!
赶脚现充应该很辛苦,毕竟欧神交流障碍,感情上一定是很迟钝的,对于现充的示好完全都以为是好兄弟之间就是酱紫的。
伟哥一定围观的是最辛苦的,赶脚就主席那死直男癌,就算察觉了啥也不会往基那边想。
然后现充发现迂回战术行不通,欧神还是一心向女神,现充就只能直接点找个黑灯瞎火的时候告(qiang)白(wen)!
嘿嘿嘿【此处省略一辆车】嘿嘿嘿
然后开始了欧神很纠结逃避现充,离开一段距离之后慢慢醒悟,因为一些小误会发现了自己的心意,最后两人幸福的在一起了【噫..这剧情好像哪里见过
反正很萌,就赶脚莫名的宠!不说了,我要去刷粮了!

【脑洞】如果随着进化小精灵的寿命也会增加....

在p站刷小智文的时候突然突发这个脑洞了⬆️
小精灵们的寿命好像普遍比人类要长(没仔细研究所以求不要打脸),小精灵是越进化越厉害的话,是不是连寿命上限也会增加呢?
接着我这个脑洞就越来越大了。
- 小智寿终正寝的时候,小智的小精灵们,还有喜欢小智的神宠幻宠会怎么样呢?!(毁灭世界ww
- 小智的一些小精灵不进化其实是为了和小智一起死去(还有就是可以各种被抱在怀中w);而进化的是为了得到更强的力量守护小智(和推倒www)
- 神宠和幻宠其实一直在密谋诱/拐小智(和上面脑洞没啥关系)
可惜的是中文圈好像没什么小智最高文,所以我把这脑洞分享开了估计也没什么人共感(但是我还是要发!)

迷了一下路、去了趟wc特典就被发完了😭抱着一丢丢的残念进场,然后基本都在哭,差点没哭成🐶,吉普莉尔你干的好事!!我要寄刀片给你!!我擦、还是第一次在外面看电影哭成那样,好在我是一个人来的。不造是不是影院的问题,音乐开的有点大。


漫画《家庭教师REBORN》从2004年到12年连载于漫画杂志《少年JUMP》 ,作品讲述了主角泽田纲吉(沢田綱吉)与REBORN(リポーン),慢慢成长为一个男人的故事。在06年到10年被TV动画化,出演的声优所演唱的角色歌曲也大受好评。
联动动画是为了纪念这次的展览而制作的,在会场上放映之后,会于8月4日在集英社的APP“少年ジャンプ+”上公开放映。另外,动画化作品《ēlDLIVE》的宣传映像也在展览上公开了。映像是主角九之濑宙太(九ノ瀬宙太)和女主角其方美铃(其方美鈴)还有太阳系方面署署长的レイン。
【第二张】
4、《REBORE》和《ēlDLIVE》SP联动迷你动画《24H》
作为“天野明展”开催纪念而上映的特别映像。
《ēIDLIVE》的动画是初次,而《家庭教师REBORN!》动画则是时隔六年的放映。
*8/4在APP“少年ジャンプ+”也会免费上映。

三年没画画再拿起画笔( ´ ▽ ` )ノ各种手抖+手滑(´・_・`)【不要问我文码的怎么样了( ̄ー ̄ )毕竟懒癌拖延症晚期(笑

【游戏王剧场版】发漏了一张图

【游戏王剧场版+画展】
官方简直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一本满足所有cp!我家小表怎么可能那么高大帅气了!!我知道跳下飞机很帅...社长你就不能好好等飞机停了再下来吗?新角色名字居然叫蓝神,还是双马尾哦(笑。\(//∇//)\我家王様好帅!我家王様超帅的!在小表陷入危机时果断出现,还把师父父给带出来了。最后一幕的小白裙.vel想截屏想拍照_(・ω・」 ∠)_ 我家王様好帅好帅哒【prprprprprpr】画展前面一大段都没看见我家王様,没想到最后来了个大大的小白裙.vel的剪影,不是因为是公众场合我他喵的早从上去跪舔膜拜了!不能拍照真是残念QwQ

toothless对着那条害hiccup差点掉下船的绳子的那个小表情好萌啊(≧∇≦)tv驯龙3里一人一龙之间的互动赶脚更近萌萌哒了~~

《未名游戏》- 第十二关 尸潮(中)

之前开的那个冷cp的坑也顺利的完结了  ╰(*°▽°*)╯   

但是……

原创文还是越码越低产…… _(:3 」∠)_ 

--------------------------------------------

[嘭嘭嘭!嘭嘭嘭!]僵尸依旧在不泄气的砸门,毋忧在心中一边默默的吐槽着电梯门质量真好,一边想着要去几楼,因为一直没有按层数,所以电梯一直停在5楼,但是考虑到那只僵尸的硬度,电梯门应该撑不了多久,还是快点决定要去的楼层为妙。

‘4楼太近,1楼肯定是不能去的,那就剩下三楼和二楼了,但没记错的话这座电梯并不通往二楼,而是直接从三楼下到一楼,也就是只能去三楼了’,毋忧忍着身上的疼痛,慢慢的撑起上身,但是在经历如此大起大落的事情之后,身体已经透支了所有的力量,手一软,又重新倒在地上。

“嘶—啊,疼死了……”毋忧用发抖的手揉了揉摔到地上的脸,又再次用力的撑起身子。

[嗙!]突然电梯门外传来奇怪的闷响,整个电梯被震的晃了几下,神经狠狠的一抽,毋忧的心脏似乎漏了一拍,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无力的差点又倒回大地母亲的怀抱里,‘什么声音,不是已经打坏电梯门了吧…要快点才行啊’。

虽说知道情况紧急,但是疼的发抖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再怎么想用力的撑起身体,最终都是无力的跌回地上,毋忧现在有些悔恨自己平日为何不好好锻炼身体;看了一眼紧闭的电梯门,毋忧屏住呼吸,一下子猛的发力坐起来,伸长手按下了三楼的按钮,之后就重重的摔回地上。

[咣当]电梯动了起来,楼层显示灯也开始变化,电梯一离开五楼,猛烈的砸门声就不知道为何停止了,毋忧拉着电梯里的扶手坐了起来,条件反射的伸手摸了摸后腰,才突然想起来短剑在今日的第2次被甩时弄不见了,欲哭无泪的叹了口气:“唉,人倒霉时喝口凉水都塞牙缝。”

在电梯到底三楼门打开的瞬间,毋忧没顾得上周围安不安全,就几乎是爬着出了电梯,也幸亏这层没有僵尸,不然一出门就要被围殴了。

毋忧侧靠在电梯门上,低头检查着自己身上可以见到的伤痕,全身几乎没有一块是不疼的,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但是最疼的还是后背,被划伤之后又被甩到了地上,幸好当时地上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书和书柜残骸之类的,不然估计就有哪里要骨折了,‘为什么我得到的不是治愈能力呢……’

毋忧看了看身上的伤,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唉…不过现在这情况就算有也没体力用啊……”

。。。。。。。。。。。。。。。。

站在3楼的落地窗前,本想看看广场的情况,但是因为方位问题,从图书馆看不见广场,只能勉强的看见一点点漏斗,毋忧也就只有看看外面的情况,时间估计也不过是过来1个小时,楼下僵尸就已经全都长出了毛,而且大部分都变成了黑色的,升级速度比游戏开始快了一倍有多,再想到5楼的那个很强的僵尸,毋忧觉得那个木偶说的“门”开了,应该是僵尸升级加速的东西,‘也不知道逗比学长现在怎么样了,希望他不会有事就好。’

在3楼是图书馆的入口,有图书馆的管理柜台,毋忧在柜台翻了翻,意外的在储物柜里找到了一件外套,看款式应该是女生的,颜色上没有什么问题,是黑色的,但是这件衣服的帽子上居然带着猫耳朵,后腰部位还有一根尾巴,毋忧看着那个猫尾巴良久,感觉到背部有些凉之后才决定换上这件衣服,安慰着自己‘唉,总比把伤口露在外面好’,好在衣服是宽松长款的,毋忧一个一米七九的男生穿上也还好。

又在柜台翻箱倒柜的找了找,最后只找到了一把水果刀和小半包薄荷糖,将小刀放在口袋里备用,糖果拿了几颗,剩下的又放回柜子里,毋忧剥了一颗糖含在嘴里,薄荷的清凉感扫去了一些疲惫。

就在毋忧慢慢啃着糖果休息时,安静的室内突然传来一些声音,刚开始还以为是僵尸,吓得毋忧直接翻过柜台,躲进储物柜的一个大格子里,后来仔细听着才发现好像是楼下传来的对话声,是女生的声音,好奇心又发作的毋忧小心翼翼的走到到围栏边,然后趴在地上偷听。

这所大学的图书馆是分成3个错层(是这么说的吧……我不太记得了)的,在2楼和3楼都能很直接的看见一楼入口处大厅,所以毋忧现在趴在围栏前面就可以听见2楼的谈话声。

“依、依依,刚刚楼上好像传来什么声音……”有听过的声音响起,毋忧忽然后脊背一紧,‘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是来图书馆救人的呀’。

“是吗?我什么都没有听到”然后又有一个女生的声音响起,从童谣的称呼可以知道,这样应该就是夏舟依了。‘诶…刚才在楼上打的应该挺激烈的吧,她们居然都没有听见?!’

“哦……可能是我太紧张了”童谣的声音能听从一丝抖音:“依依,待在这里真的好吗?”

“没事的,这里应该挺安全的。”夏舟依似乎是为了安慰童谣,声音变得有些小。‘不不不!楼上就有一只大boss好吗?!’

“也是,我们从食堂过来这么久都没有发生过什么。”童谣的声音变得有些轻快。

停顿了许久,夏舟依才再次说道:“……小瑶你没事吧”

毋忧听着两人的对话,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怎么好像有点奇怪呢?’

“………嗯,刚才真的是很谢谢你。”童谣的声音忽然变大了,“依依,我们一定能离开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的!”

听见童谣的话,毋忧忽然有些枉然‘学姐应该是个好人吧,但是,为什么要把我……’

“呵呵,那还真是谢谢了”夏舟依轻轻的笑了几声,就没有再说什么。

整个图书馆又陷入了寂静,毋忧想着刚刚听到的话,发现真的是有些不对劲的地方,童谣就像是没有遇见过自己一样,明明就在综合教学楼见过……

‘!’脑海中有什么东西闪现,毋忧觉得自己突然像是掉落了冰窟,全身都布满了莫名的寒意,或许第二次见到的童谣并不是在食堂里遇见的童谣,学长说过一开始两个女生便是和自己一起跑走的,也就是说第二次遇见的童谣其实是这个游戏的复制品。

‘终于知道为什么被骂了…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毋忧无声的叹了口气,就着趴在地上的姿势从一楼的落地窗看向外面,发现外面的僵尸似乎都在慢慢的聚集过来,不过想到这些僵尸应该进不来,就没有太过担心,只是慢慢的倒回到柜台处继续休息。

毋忧坐在柜台上晃着腿,本来有想过去和下面的两人汇合的,不过在发现此童谣并不非彼【童谣】之后,这个念头就烟消云散了,‘现在这游戏能相信的估计也只有那个脱线学长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沙漏横置,生门开启。

游戏已进行到2/3,目前剩余玩家5人。

【玩家】胜利5人,现存5人,已出现4人。

---------------------------------

然后我又没忍住再次开了那个冷cp的坑

预定是短文……但是从11月开始会变得很忙……

我可能又会停更哦~❤【滚 ( #)3- )


《未名游戏》- 第十一关 尸潮(上)

多谢 @高空倒立的机甲骑士 的关注

没想到我的文也会有人关注,真的是很开心~

--------------------

‘这里是…’毋忧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是在图书馆内,周围都是书柜,应该是4楼或5楼,‘怎么突然就到这里了,对了!’

“学长?安林学长?”毋忧四处望了一下,发现本应该在自己身边的安林和【安林】都不在,‘是被传送到被的地方了吗?’

图书馆内的灯是亮着的,毋忧小范围的走动了一下,在转过一个书柜时,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不轻,整个图书馆像是台风经过一般,凌乱不堪,地面上零散的躺着一些书籍,前面的几个书柜都被推倒了,而视线的尽头便是两座电梯,前方有着许多干掉的血的痕迹,门上还有这些血手印。

“…这……”‘之前去的实验楼都是很正常的,怎么到这里就突然换了个画风啊!’毋忧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身后忽然传来的一些声响,猛的一回头,并没有发现什么人或东西,毋忧紧张的靠在书柜上,握紧手中的短剑,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想到自己到这来也有几分钟了,就这么大的空间,那些僵尸的探知力不可能察觉不到自己,但如果不是僵尸又会是什么呢?

从刚刚看到的电梯上方的标示,知道了自己现在是在图书馆5楼,毋忧虽然不经常来图书馆,但是还是知道大概布局的,现在已经听不到声音了,还是可以知道刚才传来声音是楼梯间所在的方向。

现在整个楼层都归于寂静之中,耳边只回响着自己心脏剧烈地跳动着的砰砰声,周围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重重的压在身上,危险的气息让毋忧全身都紧绷了起来,冷汗慢慢的浸湿了后背的衣服,握着短剑的手心里也沁出了一层湿意,紧张的扫视着四周,但是除了被什么东西盯着的感觉以外,没有发现任何身影,‘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

毋忧闭上眼睛,长长出了一口气,突然传来利器破空的声音,不知道到底是瞄准哪里,毋忧只能蹲下,[嘭]的一声,头上的书柜裂开了一道深深地划痕,睁开眼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青白色皮肤,衣服十分破烂的男人站在不远处,眼睛直直的瞪着这边。

“你谁啊!干嘛要攻击我?”毋忧扶着书柜晃悠悠的站起身,声音略微发抖说:“喂!”

对方像是听不见一般,无视了毋忧的搭话,朝着他发动了第二次攻击。

毋忧举起手中的短剑堪堪的抵住了攻击,看见袭来的是长又锋利的指甲,尖尖的指甲和金属制的短剑互相碰撞,发出锵锵的响声,有些抵挡不住的毋忧用尽全力的向前一推,然后就快速的朝旁边躲去,后面的“人”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在听见风声之后,便是衣物破裂的声音,还有后背的剧痛。

“嘶——”毋忧忍痛跑了几步,躲到了一旁的书柜后面,背部的痛楚让他几乎站不直身,微微侧靠在书柜上,听着慢慢走来的脚步声,逃跑的想法一下子占据了毋忧脑内的所以地方,可是目前的情况自己根本就跑不掉,‘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靠靠靠!疼死了!’

忍痛拿过一本厚重的书籍,听着脚步声,在那个“人”出现在书柜转角的同时,举起手中的书砸了过去,不及多想便转身继续逃跑,跑过几个书柜之后,通往楼下的楼梯间便出现在眼前,就在毋忧想要跑过去时,余光看见什么东西从旁边被抛了过来,便仓促的停下了脚步。

[嘭!]只见一个自习用的大桌子砸在楼梯口处,桌子的质量十分好,并没有因此而折断,“我擦!什么鬼啊!这么重的桌子都能抛起来。”毋忧忍不住吼了出来,惊恐的看着被堵住的楼梯口,无奈的忍着痛继续在5楼的书柜中绕圈躲避攻击。

再次躲过对方的攻击,那家伙似乎被毋忧三番两次的躲避给惹怒了,开始无视他,奋力的推倒剩下的书柜。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毋忧气喘吁吁的侧靠在楼梯口旁边的墙上,看着一个个书柜被推倒或是破坏掉,在之前的几次攻击时,毋忧已经确信那家伙不是人也不是复制品,而是一只比黑毛等级更高的僵尸。

[嗙!哗啦啦]最后一个书柜被破坏掉,整个楼层虽然变得十分凌乱,但是视线也变得豁然开朗,然后毋忧就看见了唯一的逃生希望——电梯。

就在毋忧晃神思考着如何用电梯逃生时,那个僵尸已经快速的袭到身前,张着满嘴尖牙,带着腐朽的腥气向自己袭来,踉跄几步躲开之后,举起手中的短剑刺向僵尸,但是这个僵尸的皮肤异常的坚硬,毋忧的攻击也只震的自己的手发麻,对于它来说估计也只是挠痒痒而已。

“法克!”毋忧甩了甩被震疼的手,再次转身逃跑,但是这次已经没有地方让他玩躲猫猫了;毋忧边向电梯跑去,边拿起随手可以捡到的书或木板扔向身后,也不管砸不砸的中,后方的僵尸也是被他的这种攻击给激恼了,更加奋力的用指甲划出风刃攻击他。

风刃的准度并不高,只有几道划过身边,造成轻伤,忍着身上的痛楚,终于跑到了电梯前,毋忧激动的按下按钮,在按钮亮起,运转声也响起的瞬间,心情忽然变得轻松了许多,毋忧不顾一切的大喊了一声:“耶!”

与此同时,后方的僵尸也大步追了过来,毋忧拿过身旁的一块木板挡住了第一击,迅速的踹了僵尸一脚,虽然没有带来任何实质上的伤害,但是成功的令僵尸离远了一些,咬着短剑,双手举起木板向僵尸的头砸去,[嘭嘭,咔嚓],才砸了三下,木板就已经断裂了。

“擦!真是石头脑袋!”丢掉手中的木板,毋忧乘着僵尸还在甩头,看了一下电梯到达的层数,默默的在心里估算时间。

僵尸再次举起手向毋忧袭来,但这次却没能完全躲过,他的脚被抓住了,然后又一次被甩了出去。

“呜……”毋忧重重的摔在一堆残骸上,手上的短剑也不知道掉去哪里了,全身上下都痛的不听使唤,眯着眼看见僵尸又向自己袭来,勉强的向一旁滚去,险险的躲过了僵尸的攻击,又被飞起来的木板碎屑砸中,毋忧闷哼了两声,就在这时电梯也到了。

毋忧听到声响,全身颤抖的爬了起来,因为短剑不见了,只能捡起身边的书或木板就向僵尸扔去,在站直身的同时用尽全力向电梯的方向跑去,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眼前的景象是模糊的,但是身后传来僵尸追赶的脚步声却是清晰无比的,毋忧不顾一切的往前跑着,在最后一秒,摔进了电梯里,同时电梯门也关上了。

[砰!]“呜啊……”毋忧重重的摔在电梯里,明明全身都痛的不得了,但是毋忧却笑了出来,“呵、咳咳,我,我他喵的才不咳咳,不会死在这种地方呢!”

毋忧就这样蜷缩在电梯里,而僵尸只能在电梯外用力的砸着门[嘭嘭嘭!嘭嘭嘭!]。

沙漏横置,生门开启。

游戏已进行到2/3,目前剩余玩家5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