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夜樱

迷了一下路、去了趟wc特典就被发完了😭抱着一丢丢的残念进场,然后基本都在哭,差点没哭成🐶,吉普莉尔你干的好事!!我要寄刀片给你!!我擦、还是第一次在外面看电影哭成那样,好在我是一个人来的。不造是不是影院的问题,音乐开的有点大。


漫画《家庭教师REBORN》从2004年到12年连载于漫画杂志《少年JUMP》 ,作品讲述了主角泽田纲吉(沢田綱吉)与REBORN(リポーン),慢慢成长为一个男人的故事。在06年到10年被TV动画化,出演的声优所演唱的角色歌曲也大受好评。
联动动画是为了纪念这次的展览而制作的,在会场上放映之后,会于8月4日在集英社的APP“少年ジャンプ+”上公开放映。另外,动画化作品《ēlDLIVE》的宣传映像也在展览上公开了。映像是主角九之濑宙太(九ノ瀬宙太)和女主角其方美铃(其方美鈴)还有太阳系方面署署长的レイン。
【第二张】
4、《REBORE》和《ēlDLIVE》SP联动迷你动画《24H》
作为“天野明展”开催纪念而上映的特别映像。
《ēIDLIVE》的动画是初次,而《家庭教师REBORN!》动画则是时隔六年的放映。
*8/4在APP“少年ジャンプ+”也会免费上映。

三年没画画再拿起画笔( ´ ▽ ` )ノ各种手抖+手滑(´・_・`)【不要问我文码的怎么样了( ̄ー ̄ )毕竟懒癌拖延症晚期(笑

【游戏王剧场版】发漏了一张图

【游戏王剧场版+画展】
官方简直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一本满足所有cp!我家小表怎么可能那么高大帅气了!!我知道跳下飞机很帅...社长你就不能好好等飞机停了再下来吗?新角色名字居然叫蓝神,还是双马尾哦(笑。\(//∇//)\我家王様好帅!我家王様超帅的!在小表陷入危机时果断出现,还把师父父给带出来了。最后一幕的小白裙.vel想截屏想拍照_(・ω・」 ∠)_ 我家王様好帅好帅哒【prprprprprpr】画展前面一大段都没看见我家王様,没想到最后来了个大大的小白裙.vel的剪影,不是因为是公众场合我他喵的早从上去跪舔膜拜了!不能拍照真是残念QwQ

toothless对着那条害hiccup差点掉下船的绳子的那个小表情好萌啊(≧∇≦)tv驯龙3里一人一龙之间的互动赶脚更近萌萌哒了~~

《未名游戏》- 第十二关 尸潮(中)

之前开的那个冷cp的坑也顺利的完结了  ╰(*°▽°*)╯   

但是……

原创文还是越码越低产…… _(:3 」∠)_ 

--------------------------------------------

[嘭嘭嘭!嘭嘭嘭!]僵尸依旧在不泄气的砸门,毋忧在心中一边默默的吐槽着电梯门质量真好,一边想着要去几楼,因为一直没有按层数,所以电梯一直停在5楼,但是考虑到那只僵尸的硬度,电梯门应该撑不了多久,还是快点决定要去的楼层为妙。

‘4楼太近,1楼肯定是不能去的,那就剩下三楼和二楼了,但没记错的话这座电梯并不通往二楼,而是直接从三楼下到一楼,也就是只能去三楼了’,毋忧忍着身上的疼痛,慢慢的撑起上身,但是在经历如此大起大落的事情之后,身体已经透支了所有的力量,手一软,又重新倒在地上。

“嘶—啊,疼死了……”毋忧用发抖的手揉了揉摔到地上的脸,又再次用力的撑起身子。

[嗙!]突然电梯门外传来奇怪的闷响,整个电梯被震的晃了几下,神经狠狠的一抽,毋忧的心脏似乎漏了一拍,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无力的差点又倒回大地母亲的怀抱里,‘什么声音,不是已经打坏电梯门了吧…要快点才行啊’。

虽说知道情况紧急,但是疼的发抖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再怎么想用力的撑起身体,最终都是无力的跌回地上,毋忧现在有些悔恨自己平日为何不好好锻炼身体;看了一眼紧闭的电梯门,毋忧屏住呼吸,一下子猛的发力坐起来,伸长手按下了三楼的按钮,之后就重重的摔回地上。

[咣当]电梯动了起来,楼层显示灯也开始变化,电梯一离开五楼,猛烈的砸门声就不知道为何停止了,毋忧拉着电梯里的扶手坐了起来,条件反射的伸手摸了摸后腰,才突然想起来短剑在今日的第2次被甩时弄不见了,欲哭无泪的叹了口气:“唉,人倒霉时喝口凉水都塞牙缝。”

在电梯到底三楼门打开的瞬间,毋忧没顾得上周围安不安全,就几乎是爬着出了电梯,也幸亏这层没有僵尸,不然一出门就要被围殴了。

毋忧侧靠在电梯门上,低头检查着自己身上可以见到的伤痕,全身几乎没有一块是不疼的,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但是最疼的还是后背,被划伤之后又被甩到了地上,幸好当时地上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书和书柜残骸之类的,不然估计就有哪里要骨折了,‘为什么我得到的不是治愈能力呢……’

毋忧看了看身上的伤,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唉…不过现在这情况就算有也没体力用啊……”

。。。。。。。。。。。。。。。。

站在3楼的落地窗前,本想看看广场的情况,但是因为方位问题,从图书馆看不见广场,只能勉强的看见一点点漏斗,毋忧也就只有看看外面的情况,时间估计也不过是过来1个小时,楼下僵尸就已经全都长出了毛,而且大部分都变成了黑色的,升级速度比游戏开始快了一倍有多,再想到5楼的那个很强的僵尸,毋忧觉得那个木偶说的“门”开了,应该是僵尸升级加速的东西,‘也不知道逗比学长现在怎么样了,希望他不会有事就好。’

在3楼是图书馆的入口,有图书馆的管理柜台,毋忧在柜台翻了翻,意外的在储物柜里找到了一件外套,看款式应该是女生的,颜色上没有什么问题,是黑色的,但是这件衣服的帽子上居然带着猫耳朵,后腰部位还有一根尾巴,毋忧看着那个猫尾巴良久,感觉到背部有些凉之后才决定换上这件衣服,安慰着自己‘唉,总比把伤口露在外面好’,好在衣服是宽松长款的,毋忧一个一米七九的男生穿上也还好。

又在柜台翻箱倒柜的找了找,最后只找到了一把水果刀和小半包薄荷糖,将小刀放在口袋里备用,糖果拿了几颗,剩下的又放回柜子里,毋忧剥了一颗糖含在嘴里,薄荷的清凉感扫去了一些疲惫。

就在毋忧慢慢啃着糖果休息时,安静的室内突然传来一些声音,刚开始还以为是僵尸,吓得毋忧直接翻过柜台,躲进储物柜的一个大格子里,后来仔细听着才发现好像是楼下传来的对话声,是女生的声音,好奇心又发作的毋忧小心翼翼的走到到围栏边,然后趴在地上偷听。

这所大学的图书馆是分成3个错层(是这么说的吧……我不太记得了)的,在2楼和3楼都能很直接的看见一楼入口处大厅,所以毋忧现在趴在围栏前面就可以听见2楼的谈话声。

“依、依依,刚刚楼上好像传来什么声音……”有听过的声音响起,毋忧忽然后脊背一紧,‘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是来图书馆救人的呀’。

“是吗?我什么都没有听到”然后又有一个女生的声音响起,从童谣的称呼可以知道,这样应该就是夏舟依了。‘诶…刚才在楼上打的应该挺激烈的吧,她们居然都没有听见?!’

“哦……可能是我太紧张了”童谣的声音能听从一丝抖音:“依依,待在这里真的好吗?”

“没事的,这里应该挺安全的。”夏舟依似乎是为了安慰童谣,声音变得有些小。‘不不不!楼上就有一只大boss好吗?!’

“也是,我们从食堂过来这么久都没有发生过什么。”童谣的声音变得有些轻快。

停顿了许久,夏舟依才再次说道:“……小瑶你没事吧”

毋忧听着两人的对话,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怎么好像有点奇怪呢?’

“………嗯,刚才真的是很谢谢你。”童谣的声音忽然变大了,“依依,我们一定能离开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的!”

听见童谣的话,毋忧忽然有些枉然‘学姐应该是个好人吧,但是,为什么要把我……’

“呵呵,那还真是谢谢了”夏舟依轻轻的笑了几声,就没有再说什么。

整个图书馆又陷入了寂静,毋忧想着刚刚听到的话,发现真的是有些不对劲的地方,童谣就像是没有遇见过自己一样,明明就在综合教学楼见过……

‘!’脑海中有什么东西闪现,毋忧觉得自己突然像是掉落了冰窟,全身都布满了莫名的寒意,或许第二次见到的童谣并不是在食堂里遇见的童谣,学长说过一开始两个女生便是和自己一起跑走的,也就是说第二次遇见的童谣其实是这个游戏的复制品。

‘终于知道为什么被骂了…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毋忧无声的叹了口气,就着趴在地上的姿势从一楼的落地窗看向外面,发现外面的僵尸似乎都在慢慢的聚集过来,不过想到这些僵尸应该进不来,就没有太过担心,只是慢慢的倒回到柜台处继续休息。

毋忧坐在柜台上晃着腿,本来有想过去和下面的两人汇合的,不过在发现此童谣并不非彼【童谣】之后,这个念头就烟消云散了,‘现在这游戏能相信的估计也只有那个脱线学长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沙漏横置,生门开启。

游戏已进行到2/3,目前剩余玩家5人。

【玩家】胜利5人,现存5人,已出现4人。

---------------------------------

然后我又没忍住再次开了那个冷cp的坑

预定是短文……但是从11月开始会变得很忙……

我可能又会停更哦~❤【滚 ( #)3- )


《未名游戏》- 第十一关 尸潮(上)

多谢 @高空倒立的机甲骑士 的关注

没想到我的文也会有人关注,真的是很开心~

--------------------

‘这里是…’毋忧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是在图书馆内,周围都是书柜,应该是4楼或5楼,‘怎么突然就到这里了,对了!’

“学长?安林学长?”毋忧四处望了一下,发现本应该在自己身边的安林和【安林】都不在,‘是被传送到被的地方了吗?’

图书馆内的灯是亮着的,毋忧小范围的走动了一下,在转过一个书柜时,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不轻,整个图书馆像是台风经过一般,凌乱不堪,地面上零散的躺着一些书籍,前面的几个书柜都被推倒了,而视线的尽头便是两座电梯,前方有着许多干掉的血的痕迹,门上还有这些血手印。

“…这……”‘之前去的实验楼都是很正常的,怎么到这里就突然换了个画风啊!’毋忧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身后忽然传来的一些声响,猛的一回头,并没有发现什么人或东西,毋忧紧张的靠在书柜上,握紧手中的短剑,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想到自己到这来也有几分钟了,就这么大的空间,那些僵尸的探知力不可能察觉不到自己,但如果不是僵尸又会是什么呢?

从刚刚看到的电梯上方的标示,知道了自己现在是在图书馆5楼,毋忧虽然不经常来图书馆,但是还是知道大概布局的,现在已经听不到声音了,还是可以知道刚才传来声音是楼梯间所在的方向。

现在整个楼层都归于寂静之中,耳边只回响着自己心脏剧烈地跳动着的砰砰声,周围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重重的压在身上,危险的气息让毋忧全身都紧绷了起来,冷汗慢慢的浸湿了后背的衣服,握着短剑的手心里也沁出了一层湿意,紧张的扫视着四周,但是除了被什么东西盯着的感觉以外,没有发现任何身影,‘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

毋忧闭上眼睛,长长出了一口气,突然传来利器破空的声音,不知道到底是瞄准哪里,毋忧只能蹲下,[嘭]的一声,头上的书柜裂开了一道深深地划痕,睁开眼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青白色皮肤,衣服十分破烂的男人站在不远处,眼睛直直的瞪着这边。

“你谁啊!干嘛要攻击我?”毋忧扶着书柜晃悠悠的站起身,声音略微发抖说:“喂!”

对方像是听不见一般,无视了毋忧的搭话,朝着他发动了第二次攻击。

毋忧举起手中的短剑堪堪的抵住了攻击,看见袭来的是长又锋利的指甲,尖尖的指甲和金属制的短剑互相碰撞,发出锵锵的响声,有些抵挡不住的毋忧用尽全力的向前一推,然后就快速的朝旁边躲去,后面的“人”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在听见风声之后,便是衣物破裂的声音,还有后背的剧痛。

“嘶——”毋忧忍痛跑了几步,躲到了一旁的书柜后面,背部的痛楚让他几乎站不直身,微微侧靠在书柜上,听着慢慢走来的脚步声,逃跑的想法一下子占据了毋忧脑内的所以地方,可是目前的情况自己根本就跑不掉,‘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靠靠靠!疼死了!’

忍痛拿过一本厚重的书籍,听着脚步声,在那个“人”出现在书柜转角的同时,举起手中的书砸了过去,不及多想便转身继续逃跑,跑过几个书柜之后,通往楼下的楼梯间便出现在眼前,就在毋忧想要跑过去时,余光看见什么东西从旁边被抛了过来,便仓促的停下了脚步。

[嘭!]只见一个自习用的大桌子砸在楼梯口处,桌子的质量十分好,并没有因此而折断,“我擦!什么鬼啊!这么重的桌子都能抛起来。”毋忧忍不住吼了出来,惊恐的看着被堵住的楼梯口,无奈的忍着痛继续在5楼的书柜中绕圈躲避攻击。

再次躲过对方的攻击,那家伙似乎被毋忧三番两次的躲避给惹怒了,开始无视他,奋力的推倒剩下的书柜。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毋忧气喘吁吁的侧靠在楼梯口旁边的墙上,看着一个个书柜被推倒或是破坏掉,在之前的几次攻击时,毋忧已经确信那家伙不是人也不是复制品,而是一只比黑毛等级更高的僵尸。

[嗙!哗啦啦]最后一个书柜被破坏掉,整个楼层虽然变得十分凌乱,但是视线也变得豁然开朗,然后毋忧就看见了唯一的逃生希望——电梯。

就在毋忧晃神思考着如何用电梯逃生时,那个僵尸已经快速的袭到身前,张着满嘴尖牙,带着腐朽的腥气向自己袭来,踉跄几步躲开之后,举起手中的短剑刺向僵尸,但是这个僵尸的皮肤异常的坚硬,毋忧的攻击也只震的自己的手发麻,对于它来说估计也只是挠痒痒而已。

“法克!”毋忧甩了甩被震疼的手,再次转身逃跑,但是这次已经没有地方让他玩躲猫猫了;毋忧边向电梯跑去,边拿起随手可以捡到的书或木板扔向身后,也不管砸不砸的中,后方的僵尸也是被他的这种攻击给激恼了,更加奋力的用指甲划出风刃攻击他。

风刃的准度并不高,只有几道划过身边,造成轻伤,忍着身上的痛楚,终于跑到了电梯前,毋忧激动的按下按钮,在按钮亮起,运转声也响起的瞬间,心情忽然变得轻松了许多,毋忧不顾一切的大喊了一声:“耶!”

与此同时,后方的僵尸也大步追了过来,毋忧拿过身旁的一块木板挡住了第一击,迅速的踹了僵尸一脚,虽然没有带来任何实质上的伤害,但是成功的令僵尸离远了一些,咬着短剑,双手举起木板向僵尸的头砸去,[嘭嘭,咔嚓],才砸了三下,木板就已经断裂了。

“擦!真是石头脑袋!”丢掉手中的木板,毋忧乘着僵尸还在甩头,看了一下电梯到达的层数,默默的在心里估算时间。

僵尸再次举起手向毋忧袭来,但这次却没能完全躲过,他的脚被抓住了,然后又一次被甩了出去。

“呜……”毋忧重重的摔在一堆残骸上,手上的短剑也不知道掉去哪里了,全身上下都痛的不听使唤,眯着眼看见僵尸又向自己袭来,勉强的向一旁滚去,险险的躲过了僵尸的攻击,又被飞起来的木板碎屑砸中,毋忧闷哼了两声,就在这时电梯也到了。

毋忧听到声响,全身颤抖的爬了起来,因为短剑不见了,只能捡起身边的书或木板就向僵尸扔去,在站直身的同时用尽全力向电梯的方向跑去,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眼前的景象是模糊的,但是身后传来僵尸追赶的脚步声却是清晰无比的,毋忧不顾一切的往前跑着,在最后一秒,摔进了电梯里,同时电梯门也关上了。

[砰!]“呜啊……”毋忧重重的摔在电梯里,明明全身都痛的不得了,但是毋忧却笑了出来,“呵、咳咳,我,我他喵的才不咳咳,不会死在这种地方呢!”

毋忧就这样蜷缩在电梯里,而僵尸只能在电梯外用力的砸着门[嘭嘭嘭!嘭嘭嘭!]。

沙漏横置,生门开启。

游戏已进行到2/3,目前剩余玩家5人。


《未名游戏》- 第十关 广场(下)

点击量最高的网站他喵的突然玩全网站审查

不能愉快的更文了……

虽然我现在在卡文中,为了转换心情还作死去开了一篇超级冷cp的同人文,差点没能短文完结【已没救

---------------------------------------

看见那个人袭击安林,毋忧来不及赶过去,只能大声喊到:“安林危险,快躲开!”

好在安林也险险的躲过了对方的攻击,没等对方的第二击到来,就甩给了对方一个火球。

见此,毋忧也松了一口气,抬头看见安林急急忙忙的向自己跑来,一边跑嘴里还边喊着:“学弟,小忧,学弟救我,那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我和他打了个招呼他就打我了,好凶 啊!”

听见安林的喊话,毋忧很快便反应过来,那人应该就是这个游戏的复制品,另一个安林了,“不要叫我小忧!”‘学长居然还打招呼了,也是够了’。

紧盯着那个身影,发现他并没有被火球击中,因为水池的水以奇怪的形态漂浮起来熄灭了安林的火球,毋忧猜测到那估计是控制水的能力‘和学长的正相反啊’。

那个身影并不急着追上安林,而是慢慢的走向这边,毋忧知道在身后聚集的那一大批僵尸已经封住了返回的路,而超市那边,实在是太诡异,自己是不太想回去了,那就只好绕到广场的另一边去行政大楼或体育馆。

安林停在面前喘着粗气,毋忧想好计划之后,对他说了句“跟上!”就拔腿向一边跑去了。

几乎是转身逃跑的同一瞬间,后背感受到强烈的视线,有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神经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而到这个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脱线的安林则是一边跑一边和前方的毋忧搭话:“诶,学弟你知道那个抄袭我的样子的人为什么要打我吗?我应该没有怎么他呀?”

毋忧心情有些微妙的回答道:“他就是因为抄袭你所以才要杀你的。”

“诶诶!抄袭还那么嚣…呜啊!”安林正愤愤的抱怨着时,双脚突然像是被什么利器划过一般,抽痛了一下,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上。

毋忧听见安林的惨叫声,急忙转过头,就看见安林哭丧着脸,一瘸一拐的走向自己,而在其身后的【安林】还是像散步一边的走动着,仅凭着喷水池那边的光亮,可以看见【安林】的身边漂浮着许多反光的小球,反射出来的光斑斑点点的映照在他脸上,让看不太清楚的脸上的笑容更添几分诡异。

距离还有几大步时,【安林】忽然停下了,举起手中的木棍指向毋忧,慢悠悠的开口道:“那边那个小家伙,可否请你不要多管闲事呢?不然我会情不自禁的给别的家伙干一件好事的!”

一股寒气渗入衣服,涌上毋忧的背脊,再次抓紧了手上的短剑,余光扫视了一下安林,发现他身上的伤并不严重,但似乎都集中在腿上,让他不太好走动;毋忧稍微向前移动了几步,挡住了刚刚走过来的安林。

 “啧”【安林】见毋忧没有走开,皱了皱眉头:“真是美好的友谊啊,看着就令人觉得心烦。”说着就向毋忧发动了攻击。

[咻咻--]又是几道利器划破空的声音,看不太清楚的毋忧拉着安林连忙向一边闪去,回头就见刚才自己所在的位置已有几处深深地划痕,‘这要是被打中了就算不死也会大出血呀,能力使用的比学长靠谱啊!’

“呵呵”【安林】笑出声来,见毋忧他们躲开了攻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我们来玩个小游戏吧,让我看看你能护他到什么时候,别让我太失望了啊~小家伙”

强烈的危机感让毋忧不禁的颤抖,见安林已经缓过来,貌似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便凑到其耳边悄声说到:“学长可以一次发出多个火球吗?朝着那边那个人。”

安林愣了一下,才结结巴巴的回到:“呃…可以是可……”

“那就拜托了。”毋忧听到安林肯定的回复,就立马打断了他之后的话,脱下身上的木箱子,一手拎着箱子,一手握紧短剑,死死地盯着【安林】。

对面的【安林】就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他们两个,悠闲的玩弄着身边漂浮的小球。

安林不太情愿的使用了能力,生成三个火球向【安林】攻击去;在眼前闪起一片亮光的同时,毋忧将木箱子打开,并甩想【安林】,然后拉起安林拔腿就跑,身后传来了阵阵热浪,但没多久就消失了,且伴随着火焰被扑灭的[嗤嗤]声。

[咻咻--]【安林】不停的操纵着小水珠,向着两人攻击,加速过的水珠一次次划过两人的身边,但是却没有一道是打中,毋忧只能一边唾弃着【安林】的恶趣味,一边观察着四周的情况,还要拉着一只脱线的学长。

就在毋忧好不容易发现僵尸比较少,容易突破的地方时,头顶突然传来巨大的响声,同时地面也发生了轻微的震动,脚部受伤的安林踉跄了一下,这次是直接就摔倒在地上,还顺便把毋忧也给带倒了。

扶着安林,毋忧单膝跪在地上,见【安林】抬起头,也顺着他的视线抬头一看,只见喷水池上方的漏斗发生了变动,从原来的竖直状态变成横放状态,在变动停止的后地震也慢慢的停了下来。

毋忧站起身,顺便拉了一下安林,然后就发现广场四周突然多出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刚想叫安林帮忙看看时,一道声音直接在脑内响起:

[时辰到,生门开。]

恍然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是宣布游戏开始的那具木偶的声音,再下一秒就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象发生了变化,周围是一排排的书架,身边没有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就出现在了图书馆内,一种恍然在梦中的感觉油然而生,毋忧并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出现在这里。

沙漏横置,生门开启。

【玩家】胜利5人,现存5人,已出现4人。


《未名游戏》- 第九关 广场(上)

这篇文在JJ上发了,然后起点两字被河蟹了……

JJ也是会玩的【笑哭

----------------------------------------

第九关 广场(上)

初次参加的玩家的起点一般都是在广场,而再次参加的玩家的起点将会是上一回游戏结束时所在的地方;再次参加的玩家在上一回游戏得到的道具和能力并不会消失,当然也可以再次抽取能力和道具,不过前提是必须碰到方块。

初次产生的【玩家】的起点基本上是随机的,但绝不会出现在广场中心;之后便与玩家一样。

---还是来自作者菌的脑洞

回到二楼,毋忧回到刚才的实验室,打算将之前丢下的安林的武器和化学药品一起拿回。

刚进入到教室就闻到一股烤肉的香味,还有一丝丝毛发的烧焦味道,两种味道混在一起让毋忧的胃不舒服地蠕动,不停的泛着恶心感。

 [咕----],但安林的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响亮的叫唤了一下,之后的动作让毋忧觉得这人的精神构造应该是不只是异于常人的问题了,因为他已经在一边摸着肚子,一边小声的抱怨道:“好香的烤肉味啊,肚子饿了,晚饭都没有吃,还跑了这么久。”

无视了一边粗神经的学长,毋忧拉上大刀和两木箱化学药剂,将大刀和其中一箱化学药剂交给安林之后,就快步离开了实验室。

。。。。。。。。。。。。。。。。 

稀稀疏疏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因为之前那个火球和黑毛僵尸的吼叫声,一些僵尸已经被吸引到了一号实验楼,虽然大多数都聚集在实验室的下方,但还是有一两只在楼梯出口处徘徊着。

此时两人正在二楼楼梯口观察情况,正确来说只有毋忧一个人在观察情况。

毋忧看那几只从楼梯口经过白毛僵尸,发现其中一只很明显的已经有些许毛变黑了,‘这些僵尸果然都在变化’。

“学弟你在看什么呢?不是要去广场吗?”在一旁蹲着的安林忽然一把搭上毋忧的肩膀,小声的说道“话说我们能顺便去一趟画室吗?”

“…学长,你知道艺术学区和中心广场是反方向吗?”毋忧心中的紧张一瞬间被安林的搭话给打散了,有些恼怒又有些无奈的笑道:“学长,你的那个画室就不要想了,等我们安全到达广场看看情况再说吧。”

安林耷拉着脑袋,有些失望的回答道:“哦哦,那好吧。”

无视安林的失望,毋忧拍开搭在肩上的手,语气凝重的说道:“学长,我发现这些僵尸都在变化,就是越变越强了,现在一楼楼梯有两只白毛的,其他的估计都是到刚才的那个教室的下方了。”

“这些东西还会升级呢!”安林惊讶的声音有些大,惊动了下面的僵尸,有两只闻声走了进楼梯间。

见此,毋忧瞪了一眼安林才继续轻声的说道:“以我现在目前见到的最厉害的应该是黑毛,一个撞击就可以将铁门撞凹,而且动作很灵活;而紫色的应该是最弱的,身体僵硬,活动缓慢,但是我估计紫色的应该已经全都升级了;不管怎样,现在只知道火可以彻底的将僵尸消灭,只是砍掉头也没什么用。”

听完毋忧的话,安林脸色一变,微微张着的嘴慢慢的合上,吞咽了一口口水才说:“那我们现在还出去,这不是作死吗?”

毋忧摇了摇头,“但是你现在不出去,变强的僵尸有可能会把这里团团围住,到时就真的是插翅难飞了,而且很难说后期的僵尸会不会爬楼梯。”

“嗯……学弟说的也挺有道理的,那我们还是快点出去吧,现在下面只有两只白毛,很轻松就能干掉的。”说着,安林就对着楼梯下方的发射了两个火球。

“我靠!学长你……!”安林突如其来的动作也是让毋忧的心跳停了一节,只听见两只被打中的僵尸已经发出了刺耳的吼叫,毋忧也只能硬着头皮拉上安林迅速的跑下楼了,‘我靠!这都不是猪队友的问题了,完全就是个炸弹啊!’

一号理科楼周围的僵尸都被这一闹剧给吸引过来了,看见前方也有僵尸在接近,毋忧本想绕过去的,但发现四围都有僵尸在,根本就不好躲过去,便松开安林的手,对对方说了句小心,然后双手握紧短剑刺向那个比较接近的白色僵尸。

[噗嗤]一声,短剑刺入了白色僵尸的下颚,毫无痛觉的僵尸还在挣扎着,毋忧便用力的继续向前一刺,然后抬起脚将僵尸踹开,倒在地上的僵尸身体还在抽动,但是却也爬不起来了。

毋忧有些呆滞的停下了脚步,看了眼躺在地上抽搐的白色僵尸,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不是逃跑,而是去进行攻击,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这都是什么啊?’

忽然身旁火光一片,几只试图靠近毋忧僵尸都被点着了,而另一旁想靠近的僵尸也被反应过来的毋忧踹开了。

“学弟?小忧?毋忧?你停在那干嘛呢?快跑呀,后面的僵尸都追上来……哇,前面也有啊!”

听到安林的喊话,毋忧反应过来,甩了一下手上的短剑,便继续向广场进发。

在绕过露天舞台,便是校园的广场了;越靠近广场,就越发的觉得漏斗真的是大的有些头皮发麻;广场里的僵尸数量十分少,而且都清一色是紫色的。

两人进入到广场之后,毋忧发现后面的僵尸被像是被无形的墙挡住一般,都没有再前进过一步,但是对于活人气息的执念,一只只僵尸就这样堵在无形的墙上朝着毋忧和安林吼叫着,广场内有几只紫色僵尸也因这些骚动,慢慢的向两人这边挪动。

在广场最边缘,毋忧停下了脚步,抬头看了一下图书馆上方的大时钟,现在12:08分左右吧,就是说过去大概三个小时左右,‘还以为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毋忧有些低落的观察了一下广场的情况,因为周围都没有什么光源,只有两个方块在发光,离得有点远且背光,只能发现喷水池前有一个人影耸立着,看不清楚到底是僵尸还是人。

毋忧指了指那个人影,对身后赶来的安林说道:“学长,那里有个人影,能看清楚是什么吗?。”

安林气喘吁吁的跑到毋忧身边,向他指的方向看了看,说:“看不太清楚,但那应该是个人,不像是僵尸。”

听到是人,毋忧有些放心又略微有些心慌,“不管那个人是敌是友都好,我们还是要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刚想向喷水池走去,身旁的安林就拉住自己,说:“那只奇怪的木偶不见了。”

“欸!”闻言毋忧抬头看向喷水池的正上方,然后又指了指在池子上方漂浮着的方块,说:“木偶变成沙漏了?但这也太不合……嗯!那两个方块还在。”

“真的耶,难道还可以再去抽一次。”擦了一下额头的汗,安林语气轻快的说道:“学弟,我们快过去吧!”

‘也是够乐观的’。从背着的木箱子里拿出了一片化学药剂,然后握紧手上的短剑,毋忧也跟在安林之后,走向喷水池。

在喷水池那边的人貌似发现两人,慢慢的转过身看向这边,走在后面的毋忧因为近视,有点看不清对方的样子,就在毋忧打算加快速度上前时,那人忽然举起手中的武器冲向安林。

只来得及叫安林躲开,那个人就已经袭到安林身前了,毋忧瞬间脑中一片空白。

沙漏出现,游戏进行到三分之一。

玩家和【玩家】共计剩余1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