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夜樱

未名游戏-第一关 游戏开始(上)

这是作者我的一个脑洞,码的略搓,表介意。

---------------------------------------------

第一关 游戏开始(上)

急促的喘气声,慌乱的脚步声,断断续续的抽泣声,还有诡异的吼叫...这一切的一切撕破了校园夜晚的宁静....

............

“听说了吗?前几天被找到的尸/-防河蟹-/块,是那个失踪了的那个蒋政治、蒋教授,重点是凶手居然他手下的那个最优秀学生耶!”

“不是吧!学长是个很温柔的人啊,怎么可能做出那么残忍的事!”

“哎呀!不都说人不可貌相嘛!”

“说起这个,最近学长简直就像变了个人啊”

“对啊对啊,学长是怎么了呀...压力太大?”

“压力再大也不至于干出这种事情吧。。。”

.............

深夜,本该空无一人的校园广场上出现了一些行动诡异的“人群”,这些“人群”朝着快速另一边四散的人群缓慢的移动着;被追赶的那群人,分别跑向三个方向。

就在向着食堂的几个人快到达时,跑在最后的一个男生摔倒了,他大声的求救,却没有一个人回头,有一个女生犹豫的停下了脚步,但是在听到了男生的惨叫时,女生便再次奔跑起来,前面的几个人更是加快了速度,因为他们都听见了身后的惨叫声中夹杂着诡异的吞咽声。

几人到达食堂后马不停蹄向楼上跑去,最终因为通往顶楼的门锁着不得已的停了下来,有几位女生跑到食堂二楼时因为体力不支已经是扶着扶手慢慢的向上爬着,听见前面的脚步声已经静止下来,便瞬间便跌坐在地上了;男生们的状态也不怎么好,有的靠着墙才勉强站立着,有的已经直接蹲坐在楼梯上了。

毋忧扶着楼梯的栏杆喘气,他怎么也想不到,好不容易捱过了军训迎接美好的大学生活不到一个月,莫名其妙被迫参加了这个所谓的游戏;听见女生捂着脸小声的啜泣着,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对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不过是一秒都不到的眨眼,睁开眼睛是就发现自己身后突然一空,然后就跌坐在了学校的广场上,周围也躺在或站着几个人,在广场中心的喷水池上还飘着一个穿着不明朝代的古装的诡异木偶;当全部人都站起来时,那个木偶忽然动了,在它的下方的水池上也随之出现了两个正方体,木偶发出尖锐沙哑的声音告知众人:[欢迎来到吾的空间参加这次的游戏,你们都是被随机抽选而来的玩家;这是一个游戏,有开始便有结束,但是并没有完结,想要离开这个游戏,你们只能……]

[碰----!]的一声巨响,以为是怪物来袭的众人纷纷绷紧了神经,却发现声音是从顶楼传来的,不知是太安静还是太过绝望,这个响声听起来无比的巨大,在食堂里无限的回响着,在通往三楼顶楼的楼梯上,一个静静靠着扶手的眼镜男突然低吼道:“你是想把那些怪物都引过来吗?想死就自己去,别连累我!!”愤怒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嘲笑。

“你说什么!!”一个肌肉男从顶楼冲了下来,一把抓住眼镜男的衣襟,话音刚停下就揍了过去,眼镜男头一歪便躲开了拳头,就着被肌肉男抓着的姿势,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屑的看着对方“怎么?我还说错了吗?你刚刚的举动不是自杀行为是什么?!真是肌肉发达脑中塞草!”

“你!……”肌肉男见对方轻松的躲过一拳,还出言挑衅,怒火更是燃到了极点,一把将眼镜男甩下楼,眼镜男倒是反应灵敏的抓住一旁的扶手,避免了从楼梯上滚下来的悲剧。肌肉男见眼镜男无事,举起拳头就打算打过去,忽然传来一道柔弱的声音:“现...在...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两..两位冷静一点,都..都......”带着点哭腔的女生瘫坐在地上,泪眼朦胧的望着肌肉男和眼镜男;旁边的人也慢了半拍的出声劝告,肌肉男也慢慢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的鲁莽,虽然对眼镜男还心有怨恨,但还是停下手,走到了一旁。

一阵骚动下来,气氛变得更加的僵硬,毋忧抬头看了看周围的人,每一个人的脸上几乎都是一片煞白,男生虽然没有痛哭流泪,但表情却比哭还难看;而几个女生都是瘫坐在地上…

毋忧顺着扶手跌坐在阶梯上,腰上捆绑着的短剑碰到上一阶梯发出了一声闷响,毋忧伸手握着身后的短剑的剑柄,想起那只诡异木偶对众人说过的话:[游戏,就会有规则,而规则就是是去死或杀人,你们只有这两个选择,这也是唯一能脱离这个空间的方法。给你们一个忠告吧,被黑暗吞噬了就等于灭亡];腰上的这把古风的短剑是在那个飘在水池中的一个正方体中抽到的,与此一起在另一个正方体中还抽到的一个完全没有用的能力....想到那个能力,毋忧突然觉得真是不知道该笑还是哭了......

这时,刚刚出声相劝的女生扶着墙壁晃悠悠的站起身来:“那个...虽然时间和地...地点都不太对,但大家还是自我介绍一下会比较好吧,缓和一下气氛,也免得...免得有危险的时候无法照应...”用微微带着颤抖的声音对着其他人说:“我叫童谣,大二音乐系学生,我身边的这位是夏舟衣,和我一样是大二音乐系的学生”坐在童谣身边的短发女孩抬起头,勉强的向大家微笑一下.

“我叫卫豹,是大二法学系的;刚才不好意思,因为那个...有点难以控制情绪.”肌肉男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对着其他人点了一下头。

“韩朝晖”眼镜男不情不愿的说了个名字,便开始四处观察了起来。

“我..我叫余力威,这...这位是我的女朋友霍洋都是大三的..”接下来是一对偎依在一起的小情侣,男生虽然还是面带苍白,但还算是回应了众人,但女生很明显还没有缓过神来,软软的倒在她男朋友的怀里。

毋忧松开短剑,站直身子对众人说:“我叫毋忧,是电子工程学大一新生”,最后一个人的自我介绍刚结束,大家便再次沉默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在安静的食堂中响起了一声[咕----],打破了这个沉默的僵硬的气氛,发出声音的的霍洋也在刚才回过神,现在不好意思的捂着肚子说:“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霍洋的发言成功的聚集了大家的目光,霍洋更是觉得不好意思便躲在男友的余力威怀里,说:“我。。只是因为在减肥。。所以。。那个不用介意的。。”

[咕----]卫豹也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肚子,刚才沉重的气氛也被这个声音给驱散了一些,只有韩朝晖不明所以的嘲笑的看着众人,低声呢喃道“哼!真是一群没有危机感的白痴。”

卫豹挠了一下脸颊,对着其他人说:“虽然是这种的时候,但毕竟大家都饿了,也不知道这个。。。游戏要多长时间,我们还是先去找东西吃吧,没有力气也不好继续逃跑不是吗?!”

大家虽然觉得卫豹的话很对,但是在听到逃跑这一词时还是都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毋忧想到外面的那些怪物还有那个木偶的话,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预感,木偶所说的影子又是什么,难道除了那些怪物以外还有别的什么在?

“对了,这里的一楼和隔壁的小超市是连着的,而且一楼就是食品区,刚才上来的时候也没有见到那些。。。咳,室内应该是安全,我们下楼估计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卫豹举起手提议道。

“呵,现在估计是下不了楼了!”韩朝晖慢悠悠的从二楼走上来,”刚才在二楼平台看见一楼已经进了一些僵尸了,不过还没有爬上二楼”

“什么。。。”“怎么会这样“”啊啊。。。我不想死啊。“听到韩朝晖的话的众人瞬间就变得惊慌起来,而卫豹也是一脸煞白的望着韩朝晖,而后者则是面带嘲笑的望着陷入惊恐其他人。

”那个。。我记得二楼那边也有个可以通过去的入口的。。。“毋忧小心翼翼的出声道:”我们应该可以从那边过去。”

“嗯。。。的确有,不过。。那个门平时都是关着的。。。”名叫夏舟依的女生在一旁说道,“我们没有钥匙啊,就算用武器可以破坏锁头,万一。。。被声音引上来怎么办?”

“呃。。。我刚来学校没多久,抱歉了。”毋忧看着刚刚还望着他的众人又低下了头,向大家道了歉,然后又靠回扶手上。

沉寂了一会,夏舟依身旁,刚刚提议自我介绍的童谣,走上三楼然后面对着大家说:“我的能力应该可以把锁打开。。。。呃。。”童谣看见大家的视线都聚集在自己身上,害羞的低下头,停顿了一下后又说:“我。。我刚刚得到的能力名叫<开启>,所以我估计可以打开锁头。”

“这么好、我就抽到了这个武器”余力威无奈的摆弄了一下手上的武器,然后与霍洋一起带着羡慕的眼神看着童谣,站在二楼和三楼之间的楼梯平台上的韩朝晖回头看了一眼童谣,很快又转开了视线。

童谣抬头看见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自己身上,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我也只是得到了这个能力而已,道具也并不是武器之类的。。”

“哈哈”卫豹笑着走到童谣身边对她说:“没事,大哥我可以保护你”

夏舟依沉默的看着童谣与其他几人的互动,眼神中闪过一丝阴霾。

“好了,既然童谣妹子有这么个能力,我们也收拾收拾心情,向小超市出发吧!反正这里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了”卫豹自以为是的在一旁发出指令,韩朝晖拿着长剑,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在看戏一般的看着卫豹像一个领导者一般的指挥着众人。

众人按照卫豹的指示开始在楼梯上站队,毋忧和余力威站在前面,三名女生在队伍中间,而韩朝晖则是在卫豹分配之前就站在了最后面,卫豹看见韩朝晖站在最后就和毋忧换了个位置。

毋忧走到队伍后面,看见韩朝晖一直拿在手上的长剑,也伸手拔出了腰后的短剑,并紧紧的握在手上;虽然是一段不长距离的移动,但是心中的不安却一直再增长,毋忧不禁的在心中祈祷这次的移动。

游戏开始,参加玩家共10人。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