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夜樱

《未名游戏》-第三关 生存与绝望

跟我当初想的一样,放在lo完全木有人看啊。。。

---------------------------------

僵尸,民间传说之物,无证据证明其存在。僵尸集天地怨气,取天地死气,晦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人三界摒弃在众生六道之外,浪荡无依,流离失所。身体僵硬,在人世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 。 

---《百度百科》

——食堂·厨房后门——

[嘭---]

卫豹大力的关上了厨房的大门,一边喘气一边对身后靠着灶台喘气的夏舟依和童谣说:“呼~逃到这里来的只有我们。。。三个了吗?”。

童谣瘫倒在灶台上,只顾着用力的喘气,而夏舟依抬起头紧张看着厨房大门,听到卫豹提问,低下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卫豹用门边的扫把还有拖把之类的卡着厨房大门的把手,又将门旁边的长桌子拉过来,抵住大门;卫豹转过身对童谣和夏舟依说:“妹子不用那么紧张了,我已经用桌子抵住大门了。”卫豹靠着长桌子喘气,见两个妹子都没有理会自己,也不好说些什么,将手枪放回大腿上的枪套了,然后找起了照明设施。

恢复过来的夏舟依看见童谣倒在灶台上,眼中闪过一丝嘲笑,稍稍整理了一下心境之后,便朝着卫豹的方向说:”卫豹,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听到声音的卫豹用手挠了挠头,转过身面带歉意的对夏舟依说道,”谢什么,我才应该对你们道谢呢,不然我就只会呆立在哪里了;还有刚才真是抱歉了,大。。我什么都没能做到,只能呆呆的看着她被。。。之前还说要保护妹子的。。“

“哪里哪里,你怎么说也挡在我们两个面前了,而且,那应该就是所谓的报应吧。”夏舟依对走近了的卫豹摇了摇头,然后就把视线转到自己身上的衣服。

卫豹听完夏舟依的话之后身体顿了一下,然后说:”哈哈。。。也许吧,不过没想到那个女的居然那么狠心的把自己的男朋友推出去啊。“

夏舟依并没有听卫豹说的话,只是低着头擦拭着衣服,在刚才逃命的过程中,乱砍的僵尸的污血都溅到衣服上,当时顾着逃命便没有怎么在意,一但停下来后,恶心的感觉瞬间就涌上来了,夏舟依突然丢下手中的砍刀,捂着嘴跑向了一旁的洗碗池。

童谣抬起苍白的脸对卫豹点了一下头,然后晃悠悠的走到夏舟依的身旁,从背包(超市里拿的)里拿出一瓶水递给夏舟依,用双手轻轻的拍着夏舟依的背:”依依,你没事吧,抱歉,都是为了保护我“

夏舟依靠在童谣的怀里,在童谣看不见的地方嗤笑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抬起头对,勉强的对童谣笑了笑说:”没关系,小谣是我的好姐妹啊!没事,现在我身上这么的。。你就别抱着我了。“

童谣摇了摇头:”我不介意的,不如我把衣服换给你吧。“童谣因为被夏舟依护着,上身的衣服并没有什么污血,倒是鞋子和裤脚上有一些灰尘和污血。

在夏舟依和童谣身后的卫豹看见两人的互动,便插嘴道:“啊…夏妹子是想换衣服麽?我把我的外套给你吧,我一直用枪所以也没被怎么溅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十分殷勤的双手将自己的外套递向两人的方向。

夏舟依看着递给自己的外套楞了一下,思前想后,实在忍受不了身上的这些恶心的污渍,还是拿过外套,轻声的对卫豹道了声谢。

卫豹笑嘻嘻的说着没关系,然后就转过身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发现附近并没有僵尸跟来,便拿起旁边的木椅用力摔成木块,然后放在厨房的灶台上,掏出一个打火机,生起火来。

童谣从背包里掏出在超市收的面包和水,放在灶台上,卫豹一看到食物眼睛发光“啊…没想到童谣妹子你居然还带着食物,我早就饿了!刚在超市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连东西都来不及拿。”说完拿起一个面包大口的吃了起来。

夏舟依拿起其中一瓶水,站在灶台向四周望了望,看见食物储存间的标示,和童谣还有卫豹打了声招呼就快步走过去了,卫豹看着夏舟依走远的背影眼神有点飘忽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卫豹嚼着面包,眼角看到童谣双手紧紧的抓着水瓶小口小口的喝着,升起火让童谣苍白的脸上多了几朵红晕,时不时的回头让逃跑时弄乱的头发更加的散乱的披在肩上,后背也因为汗水导致质量不太好的衣服变得有些透;卫豹莫名的觉得手上原本美味的面包突然变得乏味了,他眼睛挺不住地往童谣的身上瞄,卫豹觉得自己有点渴了,暗中咽了一下口水,手脚有点龌|=W=|龊地向童谣靠近一些,慢悠悠的说:“童谣妹子,不用那么担心啦,这里面貌似也没有那些怪物的,夏妹子只不过是去换个衣服而已”

“嗯,我知道。。就是有点。。。”童谣紧张的握着手中的水瓶,余光察觉到卫豹在慢慢的接近自己,便抬头看向卫豹,发现对方的眼神有点奇怪,不禁往旁边移了一下,然后低着头不再说话。

“哎呀!妹子别紧张啊!”卫豹看见童谣的反应,心里突然一震,装作若无其事的拍了拍童谣的肩,无辜的说:“我没别的意思啊,只是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而且这种情况之下还没人陪我聊天,真的会崩溃的,不是吗?妹子”

童谣被卫豹的动作吓了一跳,手上的水瓶也随之掉落在地上,童谣慌慌张张的躲开卫豹的手,声音中夹杂着些许颤抖:“我。。我去找一下依依。”

卫豹见到童谣起了疑心,便不再压制自己,伸手一把抓住童谣,将她拖回来压|=W=|在一边的调理台上,一双带着泪痕有些红肿的眼睛映入了卫豹的眼前,看着因为惊吓而不断颤抖的眼睫毛,卫豹觉得心里直发痒,就伸手去摸童谣的脸蛋,感受到手下滑嫩的触感,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的淫|=W=|秽。

童谣的耳边回响着心脏在胸膛里咚咚直跳的声音,她怎么都没想到,在这样疯狂的时候卫豹居然会做出这样的行为,一时竟不知道做何反应,等到卫豹的手摸上来时才后知后觉的开始反抗,在各种乱挥手脚中踹中卫豹的下半身,卫豹吃疼向一边滚去,童谣也乘机逃开,但因为之前的逃亡再加上刚才的惊吓,脚一软的又倒在了地上。

卫豹用手捂着下半身,表情扭曲,语气中夹杂愤怒和恐惧的对童谣吼道:“反正怎么样都是要死的!就算逃过那些怪物的追踪,也不知道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还不如在死之前快活一下!”

童谣摔倒在地上看不清卫豹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他语气中的不正常,便想着往后爬,想要躲开卫豹的手,但是没移动多少距离就被猛地压|=W=|倒在地上,卫豹一只手掐着童谣的脖子,一只手撕|=W=|扯着童谣的衣服。衣服本来是从超市里拿的便宜货,不用多大力气就能撕成布条,卫豹看着眼前的美色两眼绿光,猴急的伸出舌头去舔|=W=|童谣的锁骨。

童谣本来就没有什么体力,现在被卫豹干出的事情的吓得更加手软脚软,压在身上的重量让童谣有点喘不过气,想推开卫豹,却被卫豹接下的举动弄的浑身颤抖起来,因为不想被这样臃肿丑陋的男人侵|=W=|犯,只能抓着被扯坏的衣领,无助的挣扎;但是因为体型的差异,童谣的挣扎对于卫豹来说就如同蚊子的叮咬一般,不痛不痒,反而只会让卫豹更加的兴奋了。

眼泪再次涌上眼眶,童谣十分痛恨自己的无力,就在她想要放弃时,卫豹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随之童谣就听见了一声惨叫,还有一股温热充满腥气的液体溅到自己的脸上,这之后卫豹就重重的倒了下来,透过卫豹的身躯可以看见换了衣服的夏舟依喘着粗气、空举着双手,而她手中的消失的武器就深深的插在卫豹的背上。

夏舟依全身脱力的倒在地上,然后转过头趴在一边吐了起来;而童谣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的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卫豹的尸体,然后不顾自己的裸露的上半身,慢慢的爬到夏舟依的身边,举起不住颤抖的双手抱着夏舟依,小声哭泣的说着:“谢谢、谢谢、对不起、谢谢。。。”

。。。。。。。。。

不知道过了多久,与童谣抱在一起的夏舟依听见厨房外传来一些脚步声,夏舟依迅速的反应过来,轻轻的推开童谣将身上卫豹的外套脱下给童谣换上,然后走到刚才的食物储藏间,穿上了之前换下的衣服,将砍刀从卫豹的尸体上拔了下来,还捡起卫豹的武器,然后扶着童谣,一起离开了食堂厨房。

而被夏舟依扶着走的童谣则是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枪,在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和依依一起活着回去,不能让依依死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玩家4人死亡,【玩家】余6人。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