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夜樱

《未名游戏》-第五关 不期而遇(下)

双更的我有木有棒棒哒~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这是很久以前码好我忘记更了。

--------------------------

僵尸,亦称跳尸,是源于中国明清民间传说的一种复活死尸,全身僵硬,指甲发黑尖锐,有锐利犬齿,惧阳光。日间躲于棺材、山洞等潮湿阴暗的地方,入夜后出没,以吸食人或家畜血液保持行动力,有意识的往人口集中地前进,对活物攻击性强且力大无穷,跳跃前进时双手向前伸。 

---《百度百科》

毋忧和童谣一起爬上了综合教学楼的二楼,本想再上多一层的,但是考虑到童谣的状况并不太好,毋忧便决定在二楼找个教室躲避外加休息一下:“学姐,不如我们就在这层在间教室休息吧。”

毋忧见对方仅仅是点了一下头,叹了口气就开始检查教室了,仔细观察分析之后选定了逃生阶梯对面的221号教室。

毋忧靠在一旁慢慢的打开教室门,借着从窗外投入的光线环视了一下教室内部‘没有僵尸,也没有其他人’。

毋忧松了一口气,转身对一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童谣说:“学姐,就这个教室吧,离刚刚上来的楼梯也不算太近,门口外面就是逃生阶梯,发生了什么事也好逃走。”

毋忧见童谣慢慢的抬起头看了看教室,然后点了点头表示没有意见,就先进了教室。

‘唉。。要不要这么怕我啊…’毋忧挠了挠头也走进了教室,将门半掩着,站在门侧观察情况,但是因为室内的电灯并不能使用,而仅靠走廊尽头的那一扇窗透进来的月光也看不清什么,毋忧很快就放弃了观察,将教室的门关严,然后就找了一个离童谣坐的地方相对较远的位置坐下休息了,而童谣进入教室之后就径直的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休息。

毋忧发现从一楼一直走上来都没有见到僵尸,便猜想室内应该都挺安全的,安心的坐在座位上,撕下了外套的一角擦了擦手和短剑,余光发现童谣自从坐下之后就没有动过,有些好奇的看向了童谣,后者一直低着头看自己手中的枪,有些散乱的头发自然的垂下,挡住了她的脸;毋忧想起童谣之前明明说过自己是没有武器的,那那把手枪是怎么回事呢;还有就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只有她一个人,毋忧有很多问题想去问童谣,但一想到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只好忍下自己这漫漫的好奇心了。

就这样静默了一会,毋忧有点受不了这沉寂的气氛,开口向童谣问起了问题:“那个,师姐,另外一位师姐还有卫师兄不是和你一起离开超市的吗?”

毋忧看见童谣突然抖了抖,觉得对方可能还在为刚才的事情而恐惧自己,便不期待回复的打算趴回桌子休息了;怎么知道童谣突然站起身,走到毋忧的桌边,欲言又止的看着毋忧,然后又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咬了咬唇,慢慢的对毋忧说:“那个…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

毋忧就坐在位置上,静静的等待着童谣这完全答不对题的下文。

“我知道,这会是个十分勉为其难的拜托,但是……但是她是我的好朋友……“童谣在说道朋友这个词的时候似乎就再也忍不住的留下了眼泪:“我的朋友。。就是那个一直在我身边的女孩;刚刚从超市逃走之后,我们不小心跑散了……”说道这里时,毋忧发现童谣突然抓紧了手枪。

童谣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才继续道继续道:“然后我们两个就打算逃到另一个地方去,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满身白毛的僵尸,那个怪物和一开始见到的僵尸不一样,动作十分的灵敏,我们两个人被它攻击了,她为了保护我就独自引开了僵尸,我本来是想追上去的,但是她阻止了我,要我来综合教学楼,她说她一定会来找我的。”毋忧看着童谣松开了一直握着枪的手,用衣袖擦了擦眼泪。

听完童谣的描述,毋忧也是有些惊讶的,没想到居然还有那么厉害的僵尸在,夹杂着些许为难的看着童谣,一会之后才慢慢的开口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学姐还是在这里等着会比较好不是吗?”

“但是,但是,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成功逃脱,有没有事?我想……我希望,不!我求你帮帮我,帮我一起去找好不好!我求你了。”毋忧看见童谣再次抬起头,面带泪痕,双眼也是哭的通红的。

其实在听完童谣的描述之后,毋忧的心里就一直觉得有些奇怪的地方,但是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所以在童谣提出请求时,才会那样的犹豫;毋忧看着童谣脸上的泪痕,面带难色断断续续的说:“其实。。听学姐你的形容,那个白毛僵。。怪物似乎很厉害啊,如果夏学姐真的是独自一人引开了那个白毛怪物,她可能……呃,那个什么,学姐还是在这里等夏学姐吧,我也……”

“不!不会的!不会…的……”童谣像是听出了毋忧想说却未出口的那些话,激动的拍了拍桌子,大声的打断了毋忧:“她不会有事的……”

气氛一下子跌到了冰点,毋忧见童谣坐倒在身后的座位上,捂着脸再次哭泣起来,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安慰好。

毋忧其实并不是不想帮,只是觉得从童谣的描述中可以分析出来,现在去寻找那个夏学姐,并不是正确的选择,而且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路上也很难说会不会遇到其他更厉害的僵尸,不管怎样就这样贸贸然的出去,还是去找一个从几率上可能已经死了的人,实在是不妥。

毋忧再次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哭得不成声的童谣,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挠了挠头对后者说道:“对不起,我刚刚只是从几率角度分析……好吧,我估计我们也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一边移动一边帮你找夏学姐,这样可以吗?”

童谣低着头顿了顿,然后又慌慌张张的从座位上站起身,对着毋忧深深的鞠了个躬,嘴里还在不停的道谢“谢谢,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了!”

毋忧压制了一下心中的不安,叹了口气,才对童谣提议道:”现在还是在这里等一下吧,说不定夏学姐真的会过来,万一错过了就不好了。”

童谣犹豫了一下,才点了点头对毋忧说:“,你说的也对,我们就在这里等一下吧。学弟,真的很谢谢你。”

毋忧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站起身就开始在教室里寻找着可以用的东西。

逛了一圈教室,毋忧只在讲台的桌子里发现了手电筒,貌似还有点电,虽然光很弱,但是还是可以用的,之后就没有找到其他可以用的东西了。

看了眼站在窗边发呆的童谣,毋忧拿起讲台的粉笔,走到童谣的身边说:“学姐,不然你在这扇窗户上写些什么吧,这样站着也是挺消耗体力的。”

童谣接过毋忧递过来的粉笔到了声谢,但是并没有写些什么,只是继续看着窗外发呆;毋忧看童谣接过自己的粉笔,松了一口气,也没在意对方为什么不用粉笔,就走到一边整理自己的装备了。

毋忧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游戏里隐藏着那么深的黑暗。

玩家4人死亡,【玩家】余6人。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