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夜樱

《未名游戏》- 第六关 人心难测(上)

最近准备期末考试,所以忘记这边的更新了,对有在看的读者说一声对不起。

不要问我为什么期末考试在暑假之后,我想静静。

-------------------------------------------------------

道具方块:位于木偶的左下方,所以玩家都可以抽中道具,【玩家】是出现的瞬间便拿着随机的道具;道具中不只有武器还有药品之类的东西,在不同的场景会出现对于攻略那个场景特别有效的道具。

---来自作者菌的脑洞

毋忧和童谣在综合教学楼二楼221教室休息了将近半个小时后,童谣应该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担忧,开始在教室里不停的来回走动。

毋忧听着童谣这来回走动的脚步声沉默的叹息了一声“既然已经答应学姐你了,我就一定会陪你去找的,所以学姐你也别着急。”毋忧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东西,起身对着童谣笑了一下:“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毋忧见童谣停下了脚步,虽然不是正面对着自己,但也点点头表示同意了。  

离开了221教室,因为刚刚进入的正门一直有僵尸在不停的徘徊,两人只好从逃生通道离开综合教学楼;但是逃生通道一般都是有锁的,毋忧忽然想起童谣的能力,便回头对童谣说:“学姐,你可以用一下能力,打开逃生通道的门吗?”

但是毋忧却没想到童谣会拒绝:“阿……呃,嗯,抱歉,我的能力现在用不了。”毋忧只好默默的在内心吐槽了一下‘难道还有冷却时间哦…’。

好在综合教学楼的逃生通道并没有锁上,而且一楼的出口也没有聚集着太多的僵尸;毋忧握紧短剑,重重的呼了口气后对童谣说:“学姐,靠近出口附近就只有一个紫色僵尸,解决了之后,我们要先哪边走啊?”

毋忧等了一会,发现童谣并没有回复,便转过头看向身后的童谣,只见对方低着头不知在干些什么,”学姐?“

“阿…嗯,抱歉,我有点…那个。”童谣抬起头,拨了拨刘海,然后断断续续的说道:“嗯…我们去那个、就是,这栋教学楼旁边的那个、校道那边”。

毋忧听到童谣的回复之后就打开门,把门口的那个紫色僵尸踹倒之后,就领着童谣小心翼翼的离开了综合教学楼。

毋忧带着童谣到达了童谣描述中遇袭的地方,发现地上有着一些十分明显的脚印和打斗痕迹,一路指向图书馆的方向,毋忧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童谣,叹了口气‘能在地上留下那么明显的痕迹,那个夏学姐估计已经……’。

毋忧发现校道上的僵尸比进教学楼之前还要多,而且紫色的僵尸有很明显的减少了,反而多出了许多白色的,不禁的在脑内吐槽道‘这些家伙不会是升级了了吧……’。

在平整的校道上,因为带着童谣,毋忧也没有办法像之前那样躲着僵尸,为了保证安全,只好带着童谣绕道而行;想要跑到室内时,身旁的童谣突然出声建议道:“理科楼都是连着的,我们不如从理科楼过去吧?”

毋忧想了想,觉得室内的话的确会安全一些,虽然没有去过,但是童谣应该知道路的;可以平安一点到达图书馆的附近,在室内或许还可以找到一些有用东西,一举两得。

【毋忧就读的这间大学的两栋理科楼在双层都设有联络走廊---作者菌的温馨提醒】。

毋忧看见童谣虽然一直拿着手枪,但一次也没有用过,猜想童谣可能是怕枪声会引来更多的僵尸,所以才没有开枪。

踹倒一个接近过来白色僵尸之后,毋忧就拉着童谣跑进了二理科楼,如之前所预想的一样,室内并没有僵尸;在二楼经过实验室时,毋忧提议道:“学姐,不如进去实验室里面找找有没有有用的东西吧?学姐要拿点东西护身啊。”

童谣摇了摇头表示不同意。

毋忧觉得对方应该是紧张好友,才会不同意的,只好叹了口气之后,和童谣然后一起通过联络走廊前往一号理科楼。

但是一切的变故就发生在打开联络通道的铁门之后。

打开联络通道门之后,毋忧就很清楚的看到一只在走廊的尽头徘徊着一只僵尸,而且这个僵尸还是全身长满黑毛的,毋忧不禁的握紧了手中的短刀,那边那只黑毛僵尸貌似也嗅到了两个活人的气息,嚎叫着向两人扑来。

就在毋忧想向后退了一步时,突然从背后传来一股推力,然后就是眼前的画面一转,再之后自己就倒在了通道外面,毋忧撑起身体一脸震惊的回头,看见的是慢慢将双手放下的童谣,她的脸上带着阴深深的微笑,全然没有之前的胆怯和恐惧;而童谣眼神就像是在看蝼蚁一般,对摔倒在地上的毋忧说了句“白痴”之后,就猛的甩上通道的铁门,毋忧只能模糊的听见门后传来一句“关闭”和哒哒哒的脚步声。

扑过来的黑毛僵尸就那样直直的撞在门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门都被撞到变形了;毋忧滚到了一边才险险的躲过了黑毛僵尸的扑击,刚扶着一旁的墙站起来,倒在门前的黑毛僵尸就已经转过身,扑到了毋忧的身上,他下意识地伸手抵着对方,想将黑毛僵尸推开来,可黑毛僵尸的力气实在是惊人,毋忧被按在墙上根本就不能动弹。

僵硬又狰狞的脸上布满着尸斑,暴突出来只有眼白的眼珠,已经嘴边凸出的人类不可能存在的獠牙!毋忧瞪大了眼死死盯着眼前的僵尸,看见黑毛僵尸张开了那张充满腐朽腥气的嘴——‘我要死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了吗?’

生存的本能让毋忧发力向上推开了僵尸的嘴,下一瞬间就握紧手中的短剑,对着黑毛僵尸的喉咙就是用力的一刺,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像是已经练习多次一般;被刺中的黑毛僵尸猛的挣扎起来,将毋忧甩到了走廊的另一边。

被甩出去的毋忧,狠狠的撞到了地板上后又滚了几圈,撞到一个教室门才停了下来;之后便是全身传来的剧痛,毋忧将自己卷缩成一团,发现全身上下都痛到不想再动了,‘TMD!人生18年还是第一次被甩的那么痛。’

对于这种时候还能开玩笑的自己,毋忧也是无奈的笑了笑。

被短剑刺中的黑毛僵尸在挣扎中直接撞碎了一旁的玻璃窗,发出了清脆空灵的巨响可是它却丝毫没痛觉一样,踉踉跄跄地一步步向毋忧袭去。

听到声响的毋忧想要爬起来却发现只要自己稍微一动弹,全身就痛的受不了,勉强的抬起头可以看见自己的短剑就插在黑毛僵尸的脖子上,被黑毛覆盖着,‘跑啊、要快点逃走才行,动起来啊!’

黑毛僵尸一步一步的接近,就在毋忧以为自己要死在这里时,突然一道带着热气的红光从身后射出,砸中了黑毛僵尸之后,黑毛僵尸就猛烈的烧了起来,没几秒就变成灰烬了;而插在黑毛僵尸头上的短剑却没有被烧毁,掉落在地上。

就在毋忧忍着疼痛准备强行站起身时,突然就被拖进了一个教室里,就发现一个并不认识的男生,从窗外投入的月光下男生的身影宛如神明降临一般,在毋忧的眼中映出一片希望,但是在之后的相处中,毋忧将会深深的觉得当时的自己一定是被砸坏脑袋了,不然的话,怎么会将如此缺乏常识并且时常抽风的神经病看错成神明呢?!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玩家5人死亡,【玩家】余5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