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夜樱

《未名游戏》- 第七关 人心难测(中)

能力方块:位于木偶的右下方,玩家不一定可以抽中能力,而抽中能力的玩家,若那个能力有相反的能力,初次产生的【玩家】会得到与玩家相反的能力;能力也与道具一般,在不同场景会有不同的特殊能力。一个玩家可以所持有能力上限为三个。

---来自作者菌的脑洞

毋忧扶着一旁的桌子坐起身后看见那个男生关上了门,然后就朝着自己走了过来,虚弱的说:“谢,谢谢你救了我。”

男生听见毋忧的道谢之后顿了一下,然后蹲在毋忧面前,笑着说道:“不用谢啦,我也是听到声响才会出去看看的。”男生放下手上的军刀,对毋忧摆了摆手:“我叫安林,你不跟着其他人跑到食堂那边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毋忧没想到这个叫安林的男生在这种情况下还笑得出来,呆了呆才说道:“我叫毋忧,是今年的新生。呃、你…为什么会知道我……跑去食堂了?”

安林对着毋忧笑了笑,然后指着自己的眼睛说:“我看见学弟你和三个女生,三个男生跑向食堂那一边了,有两个女生是艺术院的对吧,我对自己的记性还有视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观察力还真是强大,而且还笑的这么灿烂。。’毋忧点了点头,“是有两个艺术院的女生。”

“我就说嘛~”安林放下了手上的大刀,然后就面对着毋忧盘腿坐下了“我本来是想去美术室的,不过途中遇到了一只长满白毛的怪物,没办法就逃到这里了。”

‘原来那只黑毛是你弄上来的啊!!!’毋忧忽然的很想打一顿眼前的男生,微微的叹了口气:“我也是差不多的理由啦,话说你刚才那一招是抽到的能力吗?”

“原来是同命相连之人啊!”安林伸出双手拍了拍毋忧的肩膀。

“嘶---”被拍的毋忧深深地吸了气。

“啊、抱歉”安林挠了挠头“刚刚那个发火能力,就是那个发光正方体里抽到的。”

‘我靠!为毛到我就是那么没有的能力!’毋忧一边在内心默默的诅咒木偶,一边揉了揉身上的撞伤,“安林学长你就一直待在这里吗?”

“嗯?对啊,一直在这个教室,因为外面一直都有奇怪的脚步声,所以就没敢出去。”

“呃、外面那只黑毛僵尸难道就没有闯进来过?”

“诶?僵尸?没有东西闯进来啊,如果你说的是白毛的话,在教室门一关上就没有追上来了”

“嗯…难道这个教室是可以躲避僵尸的?”毋忧低下头自言自语道:“超市好像也是僵尸进不去的来着。”

安林用食指戳了戳毋忧,“话说,你说的僵尸是什么啊?外面的那种怪物吗:”

被戳的毋忧抬起头说:“对啊,因为很像,所以就那样叫了。”

“哦~学弟你好博学”安林再次用力的拍了拍毋忧的肩膀。

“嘶---”毋忧再次疼的吸了口气‘卧槽,这货故意的吧!’

。。。。。。。。。

在教室里休息了一会之后,毋忧决定还是出教室看一看,和安林打了声招呼就出了教室。

安林躺在实验桌上,对毋忧挥了挥手:“学弟要小心哦,我先睡会。”

“唉…”毋忧扶了扶额头‘这货也神经也是粗,居然睡得着’。

毋忧大概的检查了一下一号实验楼的二层,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僵尸,而联络通道是彻底的废掉了,门被撞的变形,卡在门框了打不开了。

毋忧本来是想找路线去图书馆的,但是想起这可能也是对方的谎言,叹了口气,看了看那一摊灰烬,‘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死了化成灰……’

毋忧揉着腰,在灰的前面就地盘腿坐下,捡起自己的短剑之后拨了拨地上的那摊灰,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摊灰就是那个黑毛僵尸,但是事情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撑着下巴自言自语道:“唉…都是一堆不合理的事”

毋忧抬头环视了一下周围,走廊上没有什么痕迹,玻璃窗没有碎掉的,联络通道的门没有开估计也开不了了。

毋忧轻轻的甩了甩头,一边慢慢的整理着思绪,一边搓揉着自己的背部,然后就回想起自己被推出去的那一刻,回想起童谣脸上的那一丝嘲笑,回想起在门被关上前听到的那一句“白痴”。

“呵……”毋忧突然发现这个夜晚真正的黑暗,原以为是同伴的人,不但欺骗了自己,还将自己推向了深渊,愤怒、痛苦、恐惧、悲伤,在毋忧的心中不停的缠绕着。

毋忧就这样呆呆的坐在地上,感受着这个夜晚带来的悲凉与残酷。

忽然从背后被人拍了一下肩膀,毋忧又再次被吓的直接条件反射将手上的短剑砍向背后,可惜的是这次因为之前的碰撞,导致动作进行到一半就因身体太痛而停了下来;而身后的人也在同时出声:“学弟你坐在这里干嘛呢?”

毋忧转头看向安林,见对方连大刀都没有拿出来,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就是看看而已,学长才是不要突然吓我啊。”

“哈哈,我看你好一会都没有回来,就出来了。”安林伸出手将毋忧拉了起来,“学弟干嘛一副考试挂科的表情?被甩了?”

毋忧拍了拍身上的灰,给了安林一个白眼,慢慢的走回刚才的教室“对啊,被甩的超疼的。”

安林走到毋忧身边,伸手搂住毋忧的肩膀,“学弟别伤心,我介绍几个漂亮的学姐给你。”

‘这个学长真是一逗比货’毋忧也不回答,只是默默的在内心吐槽。

“话说学长你去美术室做什么啊?”毋忧回到教室,就在实验药品柜旁边转悠着,看看有没有可以用的东西。

“啊,我的画还没画完呢,想过去把画画完而已。”安林做在实验桌上晃悠着双腿,语气平淡到好像在说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

“哈…!”毋忧对于这样的回答也是被吓到无话可说了。

安林看毋忧一副被噎住的表情,就跳下桌子,走到毋忧身边,“学弟你没事吧?”

毋忧一手扶额,另一只手摆了摆表示没事,‘这人的脑回路真的没有问题吗?’

在看完所有的化学药品柜之后,毋忧从柜子里拿出大概能使用的药品,确定两个木盒子上的背带还能使用之后,就将东西小心翼翼的放进木盒子里;在将东西都整理完之后,林愿将一个箱子递给安林,安林枉然的看了看毋忧,“学弟,这是干嘛用的啊?”

毋忧将箱子放到安林坐的桌子上,“里面放着的是硫酸之类的东西,可以带出去试试对付那些僵尸。”

“学弟是要去找和你一起的那4个人吗?”安林打开木箱子,摆弄着里面的药物。

毋忧转身坐到安林对面的桌子上,“不是啊,只是也不可能一直呆……你刚刚说的是4个人?”

“嗯?对啊4个人嘛,你们跑去图书馆的途中有一个人掉队了不是吗?”安林拿出一瓶装着透明液体的细口瓶摆弄着,然后看见对面的毋忧的脸色突然变青,“怎么了学弟?”

毋忧直视着安林的眼睛“我们到食堂时包括我总共是6个人啊。”

[砰!]安林手上的细口瓶掉落在地上,碎裂之后流出来的液体腐蚀着地板发出嘶嘶的声音。

玩家5人死亡,玩家剩余5人。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