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夜樱

《未名游戏》- 第九关 广场(上)

这篇文在JJ上发了,然后起点两字被河蟹了……

JJ也是会玩的【笑哭

----------------------------------------

第九关 广场(上)

初次参加的玩家的起点一般都是在广场,而再次参加的玩家的起点将会是上一回游戏结束时所在的地方;再次参加的玩家在上一回游戏得到的道具和能力并不会消失,当然也可以再次抽取能力和道具,不过前提是必须碰到方块。

初次产生的【玩家】的起点基本上是随机的,但绝不会出现在广场中心;之后便与玩家一样。

---还是来自作者菌的脑洞

回到二楼,毋忧回到刚才的实验室,打算将之前丢下的安林的武器和化学药品一起拿回。

刚进入到教室就闻到一股烤肉的香味,还有一丝丝毛发的烧焦味道,两种味道混在一起让毋忧的胃不舒服地蠕动,不停的泛着恶心感。

 [咕----],但安林的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响亮的叫唤了一下,之后的动作让毋忧觉得这人的精神构造应该是不只是异于常人的问题了,因为他已经在一边摸着肚子,一边小声的抱怨道:“好香的烤肉味啊,肚子饿了,晚饭都没有吃,还跑了这么久。”

无视了一边粗神经的学长,毋忧拉上大刀和两木箱化学药剂,将大刀和其中一箱化学药剂交给安林之后,就快步离开了实验室。

。。。。。。。。。。。。。。。。 

稀稀疏疏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因为之前那个火球和黑毛僵尸的吼叫声,一些僵尸已经被吸引到了一号实验楼,虽然大多数都聚集在实验室的下方,但还是有一两只在楼梯出口处徘徊着。

此时两人正在二楼楼梯口观察情况,正确来说只有毋忧一个人在观察情况。

毋忧看那几只从楼梯口经过白毛僵尸,发现其中一只很明显的已经有些许毛变黑了,‘这些僵尸果然都在变化’。

“学弟你在看什么呢?不是要去广场吗?”在一旁蹲着的安林忽然一把搭上毋忧的肩膀,小声的说道“话说我们能顺便去一趟画室吗?”

“…学长,你知道艺术学区和中心广场是反方向吗?”毋忧心中的紧张一瞬间被安林的搭话给打散了,有些恼怒又有些无奈的笑道:“学长,你的那个画室就不要想了,等我们安全到达广场看看情况再说吧。”

安林耷拉着脑袋,有些失望的回答道:“哦哦,那好吧。”

无视安林的失望,毋忧拍开搭在肩上的手,语气凝重的说道:“学长,我发现这些僵尸都在变化,就是越变越强了,现在一楼楼梯有两只白毛的,其他的估计都是到刚才的那个教室的下方了。”

“这些东西还会升级呢!”安林惊讶的声音有些大,惊动了下面的僵尸,有两只闻声走了进楼梯间。

见此,毋忧瞪了一眼安林才继续轻声的说道:“以我现在目前见到的最厉害的应该是黑毛,一个撞击就可以将铁门撞凹,而且动作很灵活;而紫色的应该是最弱的,身体僵硬,活动缓慢,但是我估计紫色的应该已经全都升级了;不管怎样,现在只知道火可以彻底的将僵尸消灭,只是砍掉头也没什么用。”

听完毋忧的话,安林脸色一变,微微张着的嘴慢慢的合上,吞咽了一口口水才说:“那我们现在还出去,这不是作死吗?”

毋忧摇了摇头,“但是你现在不出去,变强的僵尸有可能会把这里团团围住,到时就真的是插翅难飞了,而且很难说后期的僵尸会不会爬楼梯。”

“嗯……学弟说的也挺有道理的,那我们还是快点出去吧,现在下面只有两只白毛,很轻松就能干掉的。”说着,安林就对着楼梯下方的发射了两个火球。

“我靠!学长你……!”安林突如其来的动作也是让毋忧的心跳停了一节,只听见两只被打中的僵尸已经发出了刺耳的吼叫,毋忧也只能硬着头皮拉上安林迅速的跑下楼了,‘我靠!这都不是猪队友的问题了,完全就是个炸弹啊!’

一号理科楼周围的僵尸都被这一闹剧给吸引过来了,看见前方也有僵尸在接近,毋忧本想绕过去的,但发现四围都有僵尸在,根本就不好躲过去,便松开安林的手,对对方说了句小心,然后双手握紧短剑刺向那个比较接近的白色僵尸。

[噗嗤]一声,短剑刺入了白色僵尸的下颚,毫无痛觉的僵尸还在挣扎着,毋忧便用力的继续向前一刺,然后抬起脚将僵尸踹开,倒在地上的僵尸身体还在抽动,但是却也爬不起来了。

毋忧有些呆滞的停下了脚步,看了眼躺在地上抽搐的白色僵尸,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不是逃跑,而是去进行攻击,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这都是什么啊?’

忽然身旁火光一片,几只试图靠近毋忧僵尸都被点着了,而另一旁想靠近的僵尸也被反应过来的毋忧踹开了。

“学弟?小忧?毋忧?你停在那干嘛呢?快跑呀,后面的僵尸都追上来……哇,前面也有啊!”

听到安林的喊话,毋忧反应过来,甩了一下手上的短剑,便继续向广场进发。

在绕过露天舞台,便是校园的广场了;越靠近广场,就越发的觉得漏斗真的是大的有些头皮发麻;广场里的僵尸数量十分少,而且都清一色是紫色的。

两人进入到广场之后,毋忧发现后面的僵尸被像是被无形的墙挡住一般,都没有再前进过一步,但是对于活人气息的执念,一只只僵尸就这样堵在无形的墙上朝着毋忧和安林吼叫着,广场内有几只紫色僵尸也因这些骚动,慢慢的向两人这边挪动。

在广场最边缘,毋忧停下了脚步,抬头看了一下图书馆上方的大时钟,现在12:08分左右吧,就是说过去大概三个小时左右,‘还以为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毋忧有些低落的观察了一下广场的情况,因为周围都没有什么光源,只有两个方块在发光,离得有点远且背光,只能发现喷水池前有一个人影耸立着,看不清楚到底是僵尸还是人。

毋忧指了指那个人影,对身后赶来的安林说道:“学长,那里有个人影,能看清楚是什么吗?。”

安林气喘吁吁的跑到毋忧身边,向他指的方向看了看,说:“看不太清楚,但那应该是个人,不像是僵尸。”

听到是人,毋忧有些放心又略微有些心慌,“不管那个人是敌是友都好,我们还是要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刚想向喷水池走去,身旁的安林就拉住自己,说:“那只奇怪的木偶不见了。”

“欸!”闻言毋忧抬头看向喷水池的正上方,然后又指了指在池子上方漂浮着的方块,说:“木偶变成沙漏了?但这也太不合……嗯!那两个方块还在。”

“真的耶,难道还可以再去抽一次。”擦了一下额头的汗,安林语气轻快的说道:“学弟,我们快过去吧!”

‘也是够乐观的’。从背着的木箱子里拿出了一片化学药剂,然后握紧手上的短剑,毋忧也跟在安林之后,走向喷水池。

在喷水池那边的人貌似发现两人,慢慢的转过身看向这边,走在后面的毋忧因为近视,有点看不清对方的样子,就在毋忧打算加快速度上前时,那人忽然举起手中的武器冲向安林。

只来得及叫安林躲开,那个人就已经袭到安林身前了,毋忧瞬间脑中一片空白。

沙漏出现,游戏进行到三分之一。

玩家和【玩家】共计剩余10人。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