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夜樱

《未名游戏》- 第十一关 尸潮(上)

多谢 @高空倒立的机甲骑士 的关注

没想到我的文也会有人关注,真的是很开心~

--------------------

‘这里是…’毋忧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是在图书馆内,周围都是书柜,应该是4楼或5楼,‘怎么突然就到这里了,对了!’

“学长?安林学长?”毋忧四处望了一下,发现本应该在自己身边的安林和【安林】都不在,‘是被传送到被的地方了吗?’

图书馆内的灯是亮着的,毋忧小范围的走动了一下,在转过一个书柜时,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不轻,整个图书馆像是台风经过一般,凌乱不堪,地面上零散的躺着一些书籍,前面的几个书柜都被推倒了,而视线的尽头便是两座电梯,前方有着许多干掉的血的痕迹,门上还有这些血手印。

“…这……”‘之前去的实验楼都是很正常的,怎么到这里就突然换了个画风啊!’毋忧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身后忽然传来的一些声响,猛的一回头,并没有发现什么人或东西,毋忧紧张的靠在书柜上,握紧手中的短剑,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想到自己到这来也有几分钟了,就这么大的空间,那些僵尸的探知力不可能察觉不到自己,但如果不是僵尸又会是什么呢?

从刚刚看到的电梯上方的标示,知道了自己现在是在图书馆5楼,毋忧虽然不经常来图书馆,但是还是知道大概布局的,现在已经听不到声音了,还是可以知道刚才传来声音是楼梯间所在的方向。

现在整个楼层都归于寂静之中,耳边只回响着自己心脏剧烈地跳动着的砰砰声,周围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重重的压在身上,危险的气息让毋忧全身都紧绷了起来,冷汗慢慢的浸湿了后背的衣服,握着短剑的手心里也沁出了一层湿意,紧张的扫视着四周,但是除了被什么东西盯着的感觉以外,没有发现任何身影,‘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

毋忧闭上眼睛,长长出了一口气,突然传来利器破空的声音,不知道到底是瞄准哪里,毋忧只能蹲下,[嘭]的一声,头上的书柜裂开了一道深深地划痕,睁开眼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青白色皮肤,衣服十分破烂的男人站在不远处,眼睛直直的瞪着这边。

“你谁啊!干嘛要攻击我?”毋忧扶着书柜晃悠悠的站起身,声音略微发抖说:“喂!”

对方像是听不见一般,无视了毋忧的搭话,朝着他发动了第二次攻击。

毋忧举起手中的短剑堪堪的抵住了攻击,看见袭来的是长又锋利的指甲,尖尖的指甲和金属制的短剑互相碰撞,发出锵锵的响声,有些抵挡不住的毋忧用尽全力的向前一推,然后就快速的朝旁边躲去,后面的“人”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在听见风声之后,便是衣物破裂的声音,还有后背的剧痛。

“嘶——”毋忧忍痛跑了几步,躲到了一旁的书柜后面,背部的痛楚让他几乎站不直身,微微侧靠在书柜上,听着慢慢走来的脚步声,逃跑的想法一下子占据了毋忧脑内的所以地方,可是目前的情况自己根本就跑不掉,‘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靠靠靠!疼死了!’

忍痛拿过一本厚重的书籍,听着脚步声,在那个“人”出现在书柜转角的同时,举起手中的书砸了过去,不及多想便转身继续逃跑,跑过几个书柜之后,通往楼下的楼梯间便出现在眼前,就在毋忧想要跑过去时,余光看见什么东西从旁边被抛了过来,便仓促的停下了脚步。

[嘭!]只见一个自习用的大桌子砸在楼梯口处,桌子的质量十分好,并没有因此而折断,“我擦!什么鬼啊!这么重的桌子都能抛起来。”毋忧忍不住吼了出来,惊恐的看着被堵住的楼梯口,无奈的忍着痛继续在5楼的书柜中绕圈躲避攻击。

再次躲过对方的攻击,那家伙似乎被毋忧三番两次的躲避给惹怒了,开始无视他,奋力的推倒剩下的书柜。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毋忧气喘吁吁的侧靠在楼梯口旁边的墙上,看着一个个书柜被推倒或是破坏掉,在之前的几次攻击时,毋忧已经确信那家伙不是人也不是复制品,而是一只比黑毛等级更高的僵尸。

[嗙!哗啦啦]最后一个书柜被破坏掉,整个楼层虽然变得十分凌乱,但是视线也变得豁然开朗,然后毋忧就看见了唯一的逃生希望——电梯。

就在毋忧晃神思考着如何用电梯逃生时,那个僵尸已经快速的袭到身前,张着满嘴尖牙,带着腐朽的腥气向自己袭来,踉跄几步躲开之后,举起手中的短剑刺向僵尸,但是这个僵尸的皮肤异常的坚硬,毋忧的攻击也只震的自己的手发麻,对于它来说估计也只是挠痒痒而已。

“法克!”毋忧甩了甩被震疼的手,再次转身逃跑,但是这次已经没有地方让他玩躲猫猫了;毋忧边向电梯跑去,边拿起随手可以捡到的书或木板扔向身后,也不管砸不砸的中,后方的僵尸也是被他的这种攻击给激恼了,更加奋力的用指甲划出风刃攻击他。

风刃的准度并不高,只有几道划过身边,造成轻伤,忍着身上的痛楚,终于跑到了电梯前,毋忧激动的按下按钮,在按钮亮起,运转声也响起的瞬间,心情忽然变得轻松了许多,毋忧不顾一切的大喊了一声:“耶!”

与此同时,后方的僵尸也大步追了过来,毋忧拿过身旁的一块木板挡住了第一击,迅速的踹了僵尸一脚,虽然没有带来任何实质上的伤害,但是成功的令僵尸离远了一些,咬着短剑,双手举起木板向僵尸的头砸去,[嘭嘭,咔嚓],才砸了三下,木板就已经断裂了。

“擦!真是石头脑袋!”丢掉手中的木板,毋忧乘着僵尸还在甩头,看了一下电梯到达的层数,默默的在心里估算时间。

僵尸再次举起手向毋忧袭来,但这次却没能完全躲过,他的脚被抓住了,然后又一次被甩了出去。

“呜……”毋忧重重的摔在一堆残骸上,手上的短剑也不知道掉去哪里了,全身上下都痛的不听使唤,眯着眼看见僵尸又向自己袭来,勉强的向一旁滚去,险险的躲过了僵尸的攻击,又被飞起来的木板碎屑砸中,毋忧闷哼了两声,就在这时电梯也到了。

毋忧听到声响,全身颤抖的爬了起来,因为短剑不见了,只能捡起身边的书或木板就向僵尸扔去,在站直身的同时用尽全力向电梯的方向跑去,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眼前的景象是模糊的,但是身后传来僵尸追赶的脚步声却是清晰无比的,毋忧不顾一切的往前跑着,在最后一秒,摔进了电梯里,同时电梯门也关上了。

[砰!]“呜啊……”毋忧重重的摔在电梯里,明明全身都痛的不得了,但是毋忧却笑了出来,“呵、咳咳,我,我他喵的才不咳咳,不会死在这种地方呢!”

毋忧就这样蜷缩在电梯里,而僵尸只能在电梯外用力的砸着门[嘭嘭嘭!嘭嘭嘭!]。

沙漏横置,生门开启。

游戏已进行到2/3,目前剩余玩家5人。


评论